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我要推荐一篇神奇的文!《Brollylock Holmes》麦哥X伞~

这文又名《一个纵火犯的内心独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

原帖地址:戳我

第一章:雨伞的梦想,成为电源插头? 

没有。一滴都没有。现在我要疯了,如果再不下雨的话。 
整整八天!它被带子紧紧地束缚在这里,无时无刻不渴望着被释放。 
这根本不是Fox Model RGS2伞该过的日子——顺便说一句,我就是一把Fox Model RGS2伞——而且是定做的高级货,用的是马六甲产的藤木做的伞柄,中间挖空形成一个隐秘的空间,世界上唯一一把。然而如此尊贵的我,是否正在雇主手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不!我……现在待在一个柜子里。事实上,我感觉我好像已经在柜子里待了有128年。 
躺在我旁边沉睡着的是长筒雨靴——同样几乎没被用过——毕竟除非万不得已,谁会没事穿着雨靴趟过水塘呢。对于我们的雇主而言,这种机会几乎不存在。再旁边是一台苹果电脑,因为长期无人使用而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但是我……我应该在外面,比如在倾盆大雨的环境下,可以用我金属制的伞骨和紧绷的黑色布料来保护雇主免受雨水的袭击;抑或是陪着雇主走过雾蒙蒙的街头,以防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打的措手不及。而不是被关在柜子里,不被使用,这简直忍无可忍。 
这里是伦敦,不是阿联酋迪拜。是伦敦——这里的街道就像是一个大水坑,对水分子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不管是流过的、飘过的,还是单纯不小心接近的,总会变成雨水降落下来。对于这个城市来说,一连八天都没有任何降雨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而对于一个习惯带伞的人来说,他不应该把他唯一的防具丢在家里。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雇主一定趁我不在的时候买了另一把伞——就在我不得不在东欧海关安检处度过那不幸的两周的时间内。 
那些家伙一点也不懂得欣赏我那无比锋利的金属套箍,虽然更确切的说……他们太懂得欣赏了。自从不久前Georgi Markov在伦敦街头被谋杀——凶手就是用的雨伞将蓖麻毒素蛋白颗粒注射到受害人体内——以后,警方就开始格外小心。一般而言,机场的员工总会忽略我的某种更……独特的……功能,毕竟他们的智商就是用来拉低整个大陆IQ平均数的。但是那个人,那个员工,要比一般的蠢货的观察力要强那么一些。于是我的雇主不得不把我留在那里独自离开,办完事以后才把我从那个可怕的监狱中解放出来 
我的接替者估计也是一把Fox,因为没有比Fox更好的雨伞品牌了。但我估计它没有定制伞柄,因为时间不够。根据我的推理,那把伞应该比我更精致一些,更适合作为观赏品……我是指相对我大方实用的设计而言。或许是竹制的?反正它长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得想个办法让它自觉地滚蛋。所以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我要怎么样才能让雇主再注意到我。我相信一旦我给他一点点提示,他马上就可以回忆起我的好处……比如在暴雨下我们一起度过的惊心动魄的美好时光,水流从我的伞骨滴下的情景……只有我和他,面对着大自然的威胁。 
当然,首先我需要一个计划来逃离目前的窘境。作为一把功能强大的雨伞,构思一个可以执行的计划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恩,还有20多分钟就要到8点了。在离雇主离开Diogenes回家的时间还有一段宝贵的时光。那么我该干些什么呢? 
在我的左边,到橱壁中间的那个地方有一个保险丝盒,一块厚厚的金属隔板,上面放着一台苹果笔记本的,一件带有毛边的大衣,一套西装,一件熨得笔挺的硬领衬衫,还有两条领带。地板上:绅士鞋、长筒雨靴,雪地靴。一大壶的瓶装水,每次看到这个我就伤心,我多么希望这壶水可以浇在我的伞面上,然而光是这封闭空间内的潮湿空气就已经让我几乎无法忍受了。在旁边是一只硬纸板箱,里面放着基本厚厚的手稿。最上方,有一块小的银质突起,这是安装在天花板内的洒水装置——旁边还有一个同样不起眼的通风感应器。角落里我够不到的地方还有一块带有紧急报警系统按钮的安全罩板。当然就算我够得到也没什么用,雇主一定会急着把警报取消而来不及注意到我——他肯定会以为警报响起的原因是电池快用完的关系。我不仅需要被注意到,而且还必须表现出独特的作用,这样我才能再一次地被我优雅能干的雇主握在手上。我收拢了伞骨把间断靠在伞柄的领圈上,沉思了起来。 
如果电流通过的材料体积比熔丝小……火星……老化的铜丝……文件可以作为可燃物……到达燃点温度可以产生持续的放热氧化反应。当然了,玩火是非常危险的行为,但这能确保我的雇主会在第一时间赶到这里。那么让我想想,在现有的材料里,哪些是易燃的,但又不会烧的过旺把我自己也烧掉的?我能不能引起火星点燃他们?或者,更直接一点,我能不能制造出大量的烟雾,足以引起报警器的那种? 
有时候,作为一个无生命物体的最大好处就是不会像有生命体一样死亡……就算是被插进电源插座也无所谓。 
当然了,那可能会对我的结构有所损害,但是不足以影响我的主要功能。而且那一定会是一次痛苦的体验。毕竟,我是有感知能力的。但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这值得我的付出——只要能把我从那个壁橱深处解救出来,再一次回到我衷心热爱的地方——被雇主握在手里,在这湿冷的街道上。 


第二章:湿身的诱惑 


那边的档案堆放的十分紧密,几乎就是实心的一整块。要是运气好点的话,一时半会儿也烧不完。再轻轻捅了一下边上的苹果电脑,震动使上边那些沾着灰尘的线头掉在了我身上。这让我觉得更干燥了,真是讨厌的感觉。再来几下,足够多的可燃物就到手了,接下来我要把他们小心地推到插座下方去。我只有一次机会,如果直到保险丝断裂它们都没有被点燃的话,那估计就没戏了。虽然理论上来说我还可以重启一下断路器,但是成功概率就没法保证了。我费力地用伞骨挑起一些可燃物,尽可能的为即将到来的电流冲击可能带来的后果做好心理准备。虽然本伞并不带电,但是作为导体,我是无敌的。 
非常痛苦。在我有限的经历中,痛苦并不是我经常能感受到的一种感觉。我尝试对它进行分析,希望能转移一些注意力,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不想跟你描述这种感觉,没必要,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但是最终结果让我很满意,这就够了。没过多久空气中就传来电流通过的滋滋声和短路产生的爆裂声,我表示别光打雷不下雨,快冒烟。然后它就冒火星了,很多很多的火星,金色的,很美,如同下雨一般地从插座中流淌出来。这时候原本在我伞骨上的灰尘和线头都离开了原位,但它们已经有点融化了,现在的温度已经足够,只要轻轻一碰那些还搭在我金属套管上的残留物就可以烧起来了。旁边的文件也开始有点焦黄了。希望这些能足够吧。等烟雾升起来,警报就会响,然后洒水系统就会自动开启,然后我就有用啦!没错,照理来说室内是不应该打伞的,但一般而言室内也不会下雨。

万事俱备,接下来我需要让自己变得更显眼一些。于是我再次俯身向前,使出吃奶的力气顶住门缝,试图把门顶开。好在这个看上去已经是个老古董的门锁确实有些年头,再加上柜门的木头也因为潮湿的水汽而有些发胀,这给我留下了颇多的空隙。终于,通过我不懈地努力,并在不惜受了点小伤的情况下,我成功地破坏了它。一切按照计划,失去了柜门的阻碍,我成功地倒在了地上。现在,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去就只能静候事态的发展了。 
燃烧产生的烟雾打着卷儿向上升起,然而我发现火势马上就要蔓延到我身上了——但我还没能来得及再一次回到我的岗位上!比如作为防具为雇主提供必要的保护,这是我毕生的事业和快乐的源泉。 
好在我是幸运的,在烧到那堆文件的时候,火势蔓延的趋势有所放缓,我怀疑这是因为那份文件大概也受了潮,你看这铺天盖地的烟气。大量的烟雾直接触响了警报,洒水器也开始了工作。水流开始从天花板上源源不断地向下浇落。我知道它们已经待在那里很久了,而我就是那个将它们从水箱的禁锢中解放出来的勇士。这些水流几乎可以说是我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所经历的最像是雨水的东西,可惜我现在是收起状态的,这真是令人失望的事实。 
我知道我的雇主一定不会让我等很久,这不他就匆忙地赶到了吗?他扫视一眼,立刻注意到了所有的细节:我所处的状态,电源插座,散落的纸张。最后,在我惊恐的注视下,他居然用腋下夹着的伦敦经融周刊顶在头上当做临时护具,从我身上跨过,关掉了报警装置。我看到了重置密码,似乎就是他的三围,这可真够怪的。 
“我一直以为,随身携带雨伞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较为独特的户外运动,”他再次回到门口处,我倒下的地方,屈膝在我身边坐下。“非常聪明的计划。事实上我一直很好奇你会如何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吓得伞盖都裂了。 
“我的名字是Mycroft Holmes。我的工作就是知道一般人所不知道的,比如一把有自我意识的伞。当你把所有不可能的选项都去掉以后,剩下的,无论多么不符合常识,也一定是事实。我想我需要多多留意你的行动了。毕竟我不能把信任完全寄托在一把雨伞身上,特别是雨伞中质量最佳的那些。” 
如果我能说话的话,我一定会跟他好好谈谈恶意歧视的问题。 
“啊,你没有办法说话,这真是一项了不起的天赋。虽然这一天赋在雨伞中并不罕见,但是作为我的陪伴者,这显然是一个加分项。正好天气预报预报了一场暴风雨,据说是英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显然在这样天气下的雨一定是冰冷刺骨的,很大一部分雨伞会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畏缩不前。好在你也是一把伞,还是一把品质卓越的高档伞,想必你也已经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暴风雨。那么,是否已经准备好和我一起迎接更多的挑战?” 
我感受到他将我握在手里,轻轻拂过我受损的伞柄,激动得几乎颤抖起来。我的脑子已经一团浆糊,唯一回荡在脑海的就只有一句话:Oh, God, Yes。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