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楼诚】片羽

又名:论如何治疗并爱上受虐儿童


之一

阿诚刚被明楼带回明家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夜里都是不睡的。
吃的很好,穿的很好,有自己的房间,屋子里暖融融的,床也软很舒服,可他就是睡不着。
明家人待他太好。
好到让他忍不住担心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这又是一场别有目的的救赎。
他知道自己这样想是不对的,脏心烂肺的揣度明镜明楼的好心好意。可他控制不了自己。脑子里像是住着两个小人儿在吵架。一个骂自己没良心不知感恩一个则在提醒他没人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这个说你别忘了是谁救了你!那个说桂姨也把我从孤儿院带了出来结果还不是这样!
从睡梦中被人拎起来扼住口鼻的恐惧感太过鲜明,他不敢睡,他想:就算要死,也不要以那样一种方式死去。
所以日子一天天过去,明镜看着他好吃好喝却依然蜡黄的小脸十分不解:怎么就养不回来呢?
倒是后来明楼无意间发现了原因——明楼那会儿正值发育期,经常半夜饿醒去加个餐。那天忽然想起了自己抱回来的那个孩子……别管起因到底是什么,想找人陪自己吃个夜宵也好,单纯心血来潮也好,结果就是他没有去餐厅而是先拐去了阿诚的房间。
推开门却发现阿诚并没有在床上睡着,而是缩在房间一角,警惕地注视着门口方向。
几乎是心念电转间明楼就想明白了阿诚气色始终调养不过来的原因,他二话不说拎起阿诚回了自己屋子。
阿诚被丢在柔软的床上,茫然又恐惧的看着明楼,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然后他看着明楼走向了衣柜翻找了一下,等转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条领带。
明楼抓过他一只手,把自己的手同他绑在了一起,“睡吧!”明楼说。“家里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大姐要照顾明台,我把自己同你绑在了一起,我动了你肯定会知道。”
阿诚沉默的看着他,像只既想靠近吃他手上东西又怀有戒心的流浪猫。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对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诚动了动,蜷缩起身体睡了。
后来明楼每每回想起自己当初的做法都会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有很多种办法可以用,怎么就选了那么蠢的一个呢!
而这个蠢办法造成的结果就是阿诚在他床上一睡就是好几年。
有次明楼想起来,就问阿诚:你刚来的那会儿夜里不踏实不肯睡,我拿根领带把咱俩捆一起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阿诚愣了下,微微侧着头似是在回忆,然后便有笑意自眼中流泻出来。“那会儿啊,觉得挺有道理啊!”他笑着说,“那时正傻,所以特别认同。”
明楼抓起手边的一个文件夹丢过去:“讨打是不是!”
阿诚抬手一把抄住,给他放回原位,丢下一句“我去煮杯咖啡。”溜了。
之二
明台是大姐养大的,阿诚是明楼带大的。明家归大姐管,阿诚归大哥管——这是明家人的一个共识。
也许是那次明楼把手捆住的举动让他产生了信任感,初到明家那两年,几乎是明楼走到哪儿阿诚跟到哪儿,小尾巴一样,寸步不离。明楼去上学了,他就自己跑到个角落藏起来,明楼不回家不出来。本来明镜还觉得阿诚能和同他差不了两岁的明台做个玩伴,结果别说一起玩儿了,根本连他的影子都摸不着。
后来明楼一看这样不行,就和明镜说:我带他去上学吧!托人和学校说一说,这不是情况特殊嘛!
于是小尾巴变成了小跟班,明楼去上学,他在后面默默跟着,眼神落在明楼的衣角上,一副想去拉又不敢的样子。
明楼发现了,便回身牵起他手,两人手拉手一起去上学(雾~)
到了学校,明楼上课他就在一边安静地坐着,得空了明楼会教读书认字,扶着笔手把着手,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他写。
阿诚极聪明,明楼教过的东西从来不用教第二遍。有时候明楼在课上走神了,抱着本子一笔一划认真写字的他还能悄悄给提个醒。
然而还是话少,除了对明楼能多说些,别人同他说话,最多只是点头摇头或是答个“嗯”。永远板着一张小脸,面无表情却满眼警惕的注视着身遭的一切。
明楼同明镜说:慢慢来吧!
毕竟阿诚这个样子也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那些警惕与防备,是被日复一日的伤害折磨搓磨出来,又怎么会一夕之间尽去。
伤口太深,只能等时间一点一点去治愈。
而在等待时间抚平伤口的这段长长的日子里,阿诚的世界只开了窄窄的一道门,只有明楼能走进去,除了他,谁也不能。

TBC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