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怀孕的人生是如此坑爹(上)

春天到了就是要开脑洞的嘛XDDD~

===========================================

开春儿的时候,孙哲平陪张佳乐回了一次老家。

在K市转车,七扭八绕的又乘了7、8个小时的大巴才算是到了站,下车的地方那叫一个干净,往前看往后瞧极目所见除了山就是路。

至于住家这种存在,目前看来是连个毛都没有。

结果就见张佳乐把背包往肩上一甩,用一种特别轻快的语气告诉他:走呗!山里车进不去咱们还得走几个小时路。

几个……小……时……

孙哲平:……

这位大哥你家这么偏你是咋跑出来打荣耀的?!

连车都不通的地儿难道反倒通了网线么?!村网通啊!

必须得承认有时候心有灵犀这种不科学也不具备任何合理性的现象还是存在的。

至少他内心的嘀咕张佳乐接收到了,回头看了他一眼——此刻他们正在手脚并用地爬一座几乎没有路的山。

孙哲平万分庆幸自己身体素质还不错,平时也挺注意锻炼。这要但凡体能差一点的这会儿绝逼已经趴下了。特么这到底是探亲还是拉练啊!

“寨子里当然没网啦!我们这边走婚嘛,后来出来上学住的是我爸那儿。不过真要说回家还是要回这里的。再坚持一下,翻过这座山就快到了。”

这所谓的“就快到了”在翻过山之后又走了两个多小时= =。

孙哲平想: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张佳乐那么能蹦跶了,这是从小练出来的啊!下次做到一半这孙子要再敢嚷累就弄死他!

 

就在孙哲平将将要扛不住了的时候,张佳乐老家终于到了。

 

这是一个位于山谷中的村寨,寨子入口处修着一座高高的牌楼,孙哲平站在牌楼下面,恍惚产生了一种穿越感。

一个相当远离现代化社会的地方,放眼望去看到的都是一座座非常有年代感的竹楼。如果只看建筑,绝对会以为自己回到了古代。可与这种古典厚重的环境相对的,则是在通向寨子中的青石板路上穿梭来去的美丽姑娘,有的穿着传统的民族服饰,也有的穿着简单的卫衣仔裤,还有的一身韩范儿……个个人美条顺,乍一看简直像是一场时装秀。

看了一会儿,孙哲平转头问张佳乐:“怎么全是女的?”

张佳乐他们家在寨子的紧里面,沿途一路下来看见的全是妹子,除了他俩愣是没见到一个雄性生物。

张佳乐摆摆手:“一般来说寨子里不留男人的。除了有人成亲的时候会有男人在,平时基本没有。”

孙哲平:“……”

他这是进了女儿国了吗?!

当然,这时在心里默默吐槽的大孙同志还不知道,他在这里的经历也和那奔赴西天一行的老几位差不多——确切地说,是和其中一位zhu姓长老的差不多(咳

“既然只有结婚的时候才有男人在咱俩算怎么回事啊?你这算是回门咋着?!”

“卧槽!”张佳乐炸毛,扑过去要掐他脖子:“你丫才回门!”

“哎别闹!”爬了好几个钟头的山累个半死,孙哲平现在完全没有体力跟他折腾,赶紧麻利儿的表示休战。

“行了到了。”停在一栋看起来外观和其他的建筑很相近,只有门楣的颜色不同的小楼前,张佳乐直接伸手推门,拉着他一边往里走一边高声喊:“妈,我回来了!”

进门没看见张佳乐他妈,孙哲平倒是被屋子里的陈设吓了一跳。原以为这种荒郊野岭的,基本上就是一个半原始部落。就算一整个寨子的建筑看着都挺古朴精巧,那充其量也只能说明建造师的手艺好,和豪华啊现代啊不会有半毛钱关系。结果进门一看,完全就是一个精装修充斥了各种现代化设施的客厅,别说空调冰箱液晶电视这种东西了,连消毒柜洗碗机都有。

他这儿正震撼着,楼梯上脚步声响,一前一后走下来俩女人。

张佳乐拉过他给介绍:“这是我妈,这是我姐。”

孙哲平:“……”

孙哲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你特么就随手一指,倒是说清楚哪个是你妈哪个是你姐啊!

俩人看着跟双胞胎似的怎么分!

这要叫差了辈分算谁的!把妈当成姐姐也就罢了,要是把姐姐当成了妈这不是找死呢么!

幸好就在他纠结着怎么称呼的时候张佳乐他妈先说话了,笑着冲他招招手,说:“你是二伢男朋友啊,别站在那里,过来坐。难得过来咯,随意一些,房间给你们准备好了,要是觉得累就先上楼歇着。”

打张佳乐他妈说第一句话开始孙哲平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

心想张佳乐是男人没错吧?!这位张家阿姨是怎么做到特淡定的跟见到自己闺女男朋友一样说出这仨字的?!

本来他这回跟张佳乐回来就是本着挨打也好受骂也罢,就算顶着刀子也得跟张佳乐家里把他俩这事儿说一下的打算。在他看来只有过了双方家长这关才算是彻底过了明路。

他们家老头老太太算是搞定了,那可不就差张佳乐他们家这边了么!

都做好了就算不吃闭门羹也不会得什么好脸的准备了,冷不丁一遇上这么风平浪静的情况反倒有了种备了个70级大招又中途取消的憋闷感。

这和预想的剧本不一样啊!

虽然张佳乐一直说放心放心他妈不会反对的什么的,他也只当这货是在给自己宽心呢好不好!

谁知道这是真的啊!

而且刚才他妈叫张佳乐啥来着?二丫?!这是真当闺女养呢?!

 

“你才叫二丫呢!”张佳乐捋胳膊挽袖子的摆出了一副准备跟他算账的架势,“那是伢,我们这里称呼男孩的说法。而且什么叫我妈不像我妈啊,那叫驻颜有术不显老好不好!你会不会说话!”

这会子他们已经回了给他们准备好的房间补了一个觉了,同一间房,同一张床。孙哲平再一次确定了这位母上大人那真是相当的开明,直接就给他们塞一屋里去了,完全没打算另行安排。

 

“行行行,年轻年轻。我说你赶紧从我身上起开!一会儿你妈你姐的推门进来看着不像话。”孙哲平推他。

张佳乐翻到一边,坐起来伸个懒腰,“她们才不进来呢!我姐指定已经出去了,我妈估计这会儿也正要走,她是寨子里的蛊师,忙着呢!”

啥?

孙哲平没听太明白,鼓师是什么?敲鼓的师傅?

正琢磨着张佳乐他妈过来敲门,隔着门嘱咐张佳乐:“二伢喏,我出去了。客厅柜子上有罐麒麟酒,一会儿你打半瓶出来,等着张家阿姐来取诶。”

 

“哦好。”张佳乐一边答应着,一边开门出去,隐约听见他和他妈说话:“你又养麒麟酒啦……”

孙哲平觉得张佳乐这普通话学了若干年依然有问题,酒要么调要么酿,用“养”是怎么个意思?

 

张佳乐出去了就一直没上来,孙哲平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觉得渴了,下去找水喝。

下了楼踅摸了一圈没看见张佳乐,倒是在桌子上找到了半瓶X夫山泉。一看就是他们俩人从外面背过来的。估计是张佳乐喝剩下的,也没多想,抄起来就喝了。

刚把水灌下肚,张佳乐打门外进来了。

看见他拿的瓶子登时脸色儿就变了:“卧槽你干嘛呢快放下!”

扑过来抢过瓶子一看脸都绿了:“你你你喝了?!”

孙哲平一脸莫名其妙:“不是喝了还是倒了啊!你干嘛?”

张佳乐快哭了:“你要倒了到好了!这特么是给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喝的!喝了会生娃的好么!”

 

评论(35)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