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周叶】老大你走错片场了(6)

我终于又把这个坑扒拉出来了。

虽然真的时隔了很久,但是我还记得我要写篇正剧的远大志向呢哼!

做了个电梯,入户直达XDD【1】【2】【3】【4】【5

叶修摸着下巴,搜肠刮肚的回想各种听过见过的解迷药方法。

应该是迷药——黄少天同志看起来只是被沉默而不是清了血槽。

可问题是解除异状态他得有这技能啊!

想了一圈,最后觉得还是泼凉水这招靠谱点儿,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还别说,在影视剧集储备量这方面叶修比其他人都丰富,陪沐橙没少看。

在屋子里踅摸了一圈,最后把盆架上的铜盆端了起来,里面有半盆水。

要说这古时候的东西就是有质量保证,这铜盆用料忒实在,整个儿就一铜疙瘩。再加上里面还盛着水,叶修咬着牙努了半天劲才端动,感觉自己连胳膊带腰都在吱呀吱呀的抗议。

从盆架到桌子这短短几步路走的他直喘。

好不容易把盆端到了黄少天跟前,深吸一口气,举起……

结果就是这么寸,关键时刻手一滑,连盆带水就全折(请读一声)下去了。

于是好不容易挣扎着醒过来的黄少侠就发现,一不留神自己不但成了个落汤鸡脑袋上还多了个盆=_=

……

同方太后一番畅谈之后,心很宽的枪王大大继续回自己住处搞发明创造改善生活品质。

一屋子负责伺候他的妹子在最初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之后也基本上全都淡定了,现在完全能保持着周泽楷说要点儿鲜牛奶妹子们出去转一圈牵头牛回来给现挤的节奏——至于为什么要牛奶……很有敬业精神的周队长表示,虽然穿了,但是面膜还是要做的呀!

江波涛进来的时候,涂了一脸牛奶的周泽楷正在做俯卧撑。

饶是素来心理素质超强,在看见他那一瞬间江波涛都差点儿捂脸蹲下,没办法,太不忍直视了。

要不怎么说叶修毁人呢!城主原来多讲究一人啊,一天至少换三回衣裳,什么时候见到都收拾的整整齐齐的。现在倒好,别说衣着得体了,老先生能从里到外穿整齐了都要谢天谢地。

本以为那天穿着中衣中裤满院子溜达已经算是邋遢到家了,没想到今天还能来个更上一层楼。

这是什么打扮啊?!

下身穿的还依稀能看出是把条中裤剪了一半,上身穿的这……这就是缝了个口袋又挖了三洞吧!

(周队长表示这就是一套改良版的背心短裤好不好╮(╯_╰)╭)

这还不算,还把头发编了条辫子往脖子上一盘,辫梢搁嘴里叼着。

疯了吧这是?!

“城主……”他觉得必须得和城主谈谈了,找不着相好儿咱也千万别犯魔怔成不成!

周泽楷抬起一只手来做了个手势,那意思:待会再说。

于是江波涛只好把要说的话咽回去,等在一边看他穿着奇装异服继续五体投地。

趴下起来的这是干嘛呢?

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便问:“城主,你这是……在练功?”

周泽楷的动作停了一下,想想,点点头。

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做锻炼也算是练功的一种的吧。

结果江波涛却琢磨开了:

这是什么功夫?

一直在重复一个动作,肯定不是什么招式,那就是借由这种姿势才能运行的一种内功喽?

可是什么样的调息方式是要不停地做这种动作?没听过呀!

“一定要靠这种方式来调理内息么?”他继续问。

周泽楷的动作又停顿了一下,这次思考的时间稍稍有点儿长。

调理内息?那是什么?

调整呼吸?增加肺活量么?

应该算吧?

于是再次点点头。

果然是在练功啊……

江波涛不问了,他也趴下了。

跟周泽楷头对头,俩人对着做俯卧撑。

一边做一边试着运气,想让内息随着自己的动作运行。不曾想刚刚运劲于臂,“咔啦”一声,手底下的砖碎了= =

周泽楷抬头,一脸诧异的看向他。

江波涛这个尴尬啊……

心想不愧是城主,自己与其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想要达到内劲收放自如的程度远远不够。

得,继续练继续练。

时间就这样在做俯卧撑中过去了。

由于把人房间里的地板给毁了差不多有一半,等周泽楷锻炼结束,江波涛也没好意思再教育其穿衣打扮的问题。

只是等周泽楷洗完了澡收拾利落了自己,把他带到了书房,拿出了一本广韵,江副城主很严肃:“城主,我发现你最近口音变得很厉害,官话几乎已经不怎么说了。你官话说的本来就不好,现在就……所以你还是再好好学学吧。”

周泽楷眨眨眼,一脸茫然。

这里的官话……河南话咩?

等下,为什么没人纠正方明华的口音,他明明说的也是普通话。

远居后城的方太后得意的笑:因为平时哀家同他们说的是上海话呀……

所以说,重点不是他不说官话,而是他的口音和叶修越来越像了,这怎么行!

江副城主表示:官话一定要学好!括弧,学不好也不能变成同叶修一腔调。

太容易出事故——光听声儿就想动手。

周城主遂开始每日一个时辰的河南话学习课程。

不止是他,叶修也在学习河南话,黄少天教的。

叶修坚信这是黄少天想出来的一个新的折腾他的法子,用来报复那天自己砸了他那一脸盆。

黄少天怎么也不肯相信他的本意是想为其解迷药:“能把我放倒了的药只能是微草出的,这你会不知道?!而且还用凉水泼醒?你开什么玩笑!蒙汗药都用凉水泼不醒好么!再说了泼水就泼水你拿个盆扣我脑袋上干嘛?!缺德不缺德啊你……”

叶修快要被他烦死了,直想找块抹布堵上他的嘴。

为了让其安静两分钟,别说学河南话了,学火星话他都学。

不过一个口音奇怪的话唠还要坚持对他进行语言教学,这实在是太挑战人忍受力了!

“停停停!”叶修第十二次忍不住打断他:“是是,不是四!”到底谁在教谁啊!




评论(1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