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韩叶】误会(十三)

【十二】

十三

只这一错神的功夫,再看德牧萨摩都不见了,房间里多了俩人。

只是这俩人吧……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走在一块儿的,无论是穿衣风格还是气质,都太大相径庭了。

两人一个身上穿着件宽大的涂鸦T恤,配了条碎花哈伦裤,脚上是双暗红色的英伦复古小皮鞋,手腕上还叮叮当当的戴了好几条银链子。另一个虽然同样是休闲装扮,但是白色polo衫铁灰色休闲裤浅色休闲皮鞋的搭配却显得相当正式。

真要往一起说,到像是高校老师带着学生出来参加街舞比赛的。

先开口的是那花衬衫,“叶修你要点儿脸,大老远把我们叫来就为了帮你打群架啊!”——是萨摩的声音。

这位原形是萨摩的同志看起来跟叶修关系不错,一边吵吵一边过来搭住他肩膀去看笼子里的松鼠,甚至还伸手戳了戳,“哟,小江,好久不见啊~”

松鼠用爪子扒拉耳朵,看起来并不是很想答话,不过最后出于礼貌还是应了一声,“张前辈。”

“辛苦了哈。这小笼子有点儿……”话没说完忽然抽了抽鼻子,猛地转身一把抓住了叶修手腕:“他来过?!”

“是啊,刚走。跟你们前后脚。”叶修淡定的很,口气里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

张佳乐一脸想掐死他的表情,“MD原来你们一直有联系!”

叶修摊手,“没有一直,也就最近吧,俩月都不到。”又说他:“这你都能闻出来,妥妥儿狗鼻子啊。”

“咳咳。”一直站在后面没说话那位咳嗽。

张佳乐再次炸毛:“小爷正经的狐仙,千八百年都不见得出一只的雪狐,再提萨摩我neng死你!”

跟他一起来那位一脸想扶额又极力忍住的表情,忍了半天干脆眼不见为净的转头向一旁淡定围观的韩总伸出手来:“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鄙姓林,林敬言。如果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请尽管提。”

韩文清非常想说你要能把这帮家伙弄走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了。不过这话说出来就有点儿太噎人了,必须得承认,这位——应该是德牧变的林先生是这群妖怪里最正常的一位,韩总对其的好感值相比于其他人高不少。毕竟有对比才有差距啊!

所以只是礼貌地伸出手来同其交握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林敬言握住他手之后显得略有些诧异,问道:“韩先生平时练的什么功夫?”

韩文清:“……”

他有点儿想收回前言了,这位看起来似乎也不那么正常啊。他撑死了一周去两次健身房,这是从哪儿看出他会功夫了,真当他是黑社会么?

“我没练过。”

林敬言的神情从诧异转为困惑,拿着他手左看右看,十分不解:“不应该啊,没有十年以上的外家功夫绝达不到这种程度。”
说起来韩文清这还是头一回仔细去看自己的手,以前他从来没注意,一大老爷们闲的没事儿谁会去盯着自己手看。
此时仔细一看发现的确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他掌心有一层薄茧,指关节也隐隐泛着一层金属的光泽,到真是同一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现代人细腻柔软的手不太一样。不过……俩男人这么手拉着手研究这个很奇怪好么!
林敬言这时也发现这样好像比较容易引起人误会,放开他的手摸了摸鼻子,又问:“那韩先生以前干过体力活儿么?”

韩文清摇摇头,说叫我名字就好。

林敬言愣了一下,表情有点儿纠结。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文清?”

 噗~

一旁的喻文州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韩总则在揉太阳穴,他收回前言,这个也不正常。

这边的一点儿小插曲并没有影响那边的对峙,双方(确切滴说是周帅哥那方)依然保持着一个剑拔弩张一看就是随时准备动手的状态。

最后还是叶修出声打破了僵局:“行了,有事坐下来好好谈,大家都是文明人,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晃晃手里的笼子,“小江你说是不是?”

松鼠:“……”妈蛋刚才是谁吵吵着要打群架来着的,要点儿脸成么!

不过他也知道眼下这情形是讨不了好去了,叹了口气抬起爪子招呼周泽楷:“小周?”

周帅哥沉默了几秒,收起武器迈步走了进来。

松鼠又转头跟叶修商量:“叶神,这个笼子是不是可以去了?”说好的做文明人呢,你扣个人质好意思么!

“嗯,这样比较省地方。”叶修完全没有放他出来的意思,把笼子放在桌子上,相当热情滴招呼周泽楷:“小周啊,来来,这边坐。”

黄少天左右看了看,继续凑到他耳边嘀咕:“我说,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叶修斜过眼睛瞟他一眼,伸手扒拉他,“下去下去,吵死了你。”

把周泽楷让到沙发上坐下,在兜里左摸又摸的掏了一阵,掏出一张单子拍在桌子上,“哦对我差点儿忘了,你们那个孙翔在我那儿给连吃带住的待了好几天了,你先把伙食费什么的给结了呗。”

周帅哥:“……”

饶是他都有些抹汗,这画风变来变去的太魔幻了,难道所谓的谈谈就是谈这个么?

松鼠本来都已经认命的坐笼子里捧个榛子啃了,此时闻言忍不住道:“叶神,你这也太……”这也太不讲究了,您老直接改名叫死要钱得了!

叶修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一码归一码,你知道,我们穷啊!而且他太能吃了,再养两天一屋子人都得喝西北风去。”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变身为饭桶的孙·哈士奇·翔这会儿正坚持不懈地跟对面的长发青年澄清自己的物种:“妈的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说了八百回了老子是狼!是狼!”

青年一脸严肃的纠正他:“你又不是人~”纠正完继续兴高采烈的提问题:“那你跟哈士奇是亲戚?”

……

松鼠真想拿榛子啐他一脸,你嫌吃的多你倒是放人啊!他就说出去探路的孙翔怎么这两天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原来也是被这货给坑了!

……这个“也”字太让人心酸了QAQ,一着不慎啊!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指,动手他行,动口就不在其能力范围内了,现在被一群人围着,紧张不至于,但是多少有那么点儿手足无措的意思在里面。

“嗯……”思考了半天,好不容易用一个“嗯”字作了开场白,却没等开口门咣咣咣的响了起来。于是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韩文清皱眉,这敲门的动静也太大了些。


附个图



评论(2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