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韩叶】误会(十二)

(十一)

每次更新都要出点儿状况我还锲而不舍坚持不懈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精神……

今天又、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桌子角上了。满桌子的张二花险些撒了个天女散花!

十二

韩总看着瞬间视野开阔的阳台:“……”

出现在窗外——现在是墙外了,整扇窗子连着嵌窗户的墙全被掀飞了。

出现在墙外的是个非常俊美帅气的青年,此时衣袂飘飘御风而立,真是无比的炫酷拉风。

不过看起来气势非凡的青年脸上的神情却显得非常不好意思,微红着脸,抿着嘴唇,简直就差对手指了,“呃……打扰一下。” 

——如果不是眼看着他刚刚拆掉了一面墙,几乎就要以为此位小帅哥是隔壁过来借酱油的。

叶修反应奇快,早在窗子一破就已经把装松鼠的笼子抓在了手里,此时拎着笼子笑嘻嘻地冲墙外的帅哥的打招呼,“哟,小周来啦~”

帅哥冲他点头,很礼貌的微微躬身:“前辈。”

“嗯嗯。”叶修一脸欣慰,就差说句免礼平身了。结果说出口的话却是:“小周啊,你看好好的房子被你搞成这样,你先把损失赔偿一下呗~”

其他人都:“……”

鹩哥用一边翅膀捂住脸小声在那儿嘟囔:“老叶要点儿脸行嘛!节操扔就扔吧好歹下限多少往上提点儿啊~”有这号儿的么绑架了人家的人还一见面就跟后辈讨债,自认下限也没啥存在感的自己都替他觉得脸红。

也不知道叶修听见了没有,反正是没啥反应,只在那儿等着那位踩着七彩祥云出现(并没有)的小周同志做出回复。

周帅哥微微侧过头思考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好。”停顿了一下,又问:“多少钱?”态度十分认真。

“额……”这个问题叶修还真被问住了,于是转回身来问韩文清:“老韩你想收多少损失费?”

韩总:“……”这种恍惚步入了传达室大爷行列的错乱感是怎么回事?继而再一想不对,他妈一直就是这么叫他爸的。

不说韩总这儿被自己雷得风中凌乱了一把,就听见叶修继续说——声音还不小:“不用客气,尽可以多要,他们有钱。”说完了还问正主儿,“对吧小周?”

小周:“……”他本来就不善言辞,现在更不知道接什么话好了,便只是微笑。也仗着长得好,搁一般人光会这么乐叫憨,搁他这儿妥妥的就是萌。

可惜叶修明显不属于颜控那一行列,对美色视若无睹,只一个劲儿的催人家交赔偿款,跟物业上门催取暖费的似的。

周泽楷有点儿为难,“……没带钱。”

“没事刷卡也行。”一伸手也不知道打哪儿摸出个pos机来,居然是粉红色的,上面还贴着一个hellokitty的脑袋,怎么看也不像是能用的。

原本是剑拔弩张的踢馆事件到底是怎么演变成如今这种让人吐槽无力的状况的?除了两位当事人其他人集体思考中。

被叶修拎着的人质(?)忍无可忍地提醒他,“叶神,我快晕笼子了。”再晃他早饭都要吐出来了,有没有点儿妖道主义精神!

“诶?”叶大夫相当的优待俘虏,温和地安慰他:“那你忍忍。”

松鼠:“……”

周泽楷看着他那个粉红的pos机头上也飘出了一串“……”,略有些囧地摊手:“卡也没带。”想了一下,提出折中方案,“可以签帐。”

看起来这位周帅哥的信用度应该不错,叶修立刻表示了同意:“行啊那回头我给你们寄账单!”

松鼠蹲在跟过山车一样的笼子,用两只前爪抱住脑袋,一脸的痛不欲生。这账单一签少说也得被坑出双份来啊,队长在这方面简直好骗到让人想哭的程度。

不过会不会过日子另说,周泽楷在其他方面还是非常把得住的。讨论完赔偿问题立刻就又切换回了战斗模式,虽然没说话,肢体语言表现出来的却完全就是“反正我会赔偿,所以请做好我有可能拆房子的心理准备”。

韩文清开始很认真地思考如果这里没法住了要换到哪套公寓去住——市中心只趁一两套房子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土豪,韩总有好几套房子呢!

不过在换房子之前打死叶修是必须的(办不办得到另说),自打认识了这货他就没过过一天消停日子!

别看说话腼腆得跟个姑娘似的,周帅哥拿家伙的手可稳得很,绝对的说打你眼不会打到鼻子的架势。

叶修却是不避不闪的迎上对方的枪口,呵呵一笑:“拖了这么久,援兵应该都到齐了吧?”

周泽楷愣了一下,却还是很老实的点了点头:“嗯。”

“原本以为这里只有我和孙哲平,没想到老孙没在却多了大眼他们仨,没有把握获胜干脆等了一会?”

周泽楷眯了下眼睛,继续点头,“嗯。”

叶修问他:“现在觉得十拿九稳了?”

周泽楷摇摇头,“七分。”虽然他带来的人有一部分比起对方来个人战力略低了一些,但是有人数优势,胜算应该更大一些。

叶修继续笑,晃晃手里的笼子,“觉得能把小江抢走嘛?”

“想试试。”他这“试试”俩字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说完立刻抬起一只手来做了个进攻的手势。

“诶,这就动手啦?”叶修打了个响指,抽身后退:“喂,萨摩同志赶紧出来,看来今天是要打群架的节奏了!”

 “你才萨摩,你全家都萨摩!”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自身后响起,韩文清回头看过去,就看见一只长得相当……圆润的萨摩耶出现在了门口。

萨摩身后还跟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短毛德牧。

 “……”明明就是萨摩,被叫出品种这么气愤是为哪般啊?!韩总觉得妖怪的世界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评论(12)

热度(132)

  1. Trafalgar_季九言中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