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韩叶】误会(六)

【5】

我好像又勤快起来了?

“……就这样被赶出来了。”喻文州坐在诊室里,冲着他对面的叶大夫很无奈地做出一个╮(╯_╰)╭的手势。

“呵呵。”叶修丝毫不介意被他看出来自己在忍笑,事实上他肯意思意思的忍一下已经是很对得起喻队长了。“那少天呢?他怎么就被留下了?”

喻文州叹气:“因为他是被一万二买来的啊~”

叶修拿出一根烟来在桌子上敲了敲,却并没有点燃,笑着问喻文州:“要不我想个辙把你也卖过去?”

喻文州:“……”

“有少天一个还不够,你们机要组这是准备全员驻扎在那儿了?”

喻文州笑笑:“只是这次的任务稍重了些而已。那位韩先生家是最佳监测点。”顿了一下,又说:“还希望叶特派员伸个援手。”

叶修做出一个“打住”的手势,“喵喵喵你够了啊!赶紧把这称呼给我收起来,不知道的还当进了抗战剧组呢!”

喻文州“……”

无奈苦笑:“咱们一定要把时间浪费在互黑上么?”

叶修站起来,“这不是看你们长大的么,一不小心就会想起当年,哥也没办法啊……”

“喵喵喵”这个称呼说起来也算得上喻队长的一段黑历史。相对于其他人来说,他属于发育比较晚的那一类。在别人都已经能随心所欲的化形的时候,他还连说话都说不利落。而叶修这家伙还偏偏就喜欢逗他,那会儿年纪也小,远做不到现在的淡定。一着急就会忘了自己是原本是可以说话的,一来二去的叶修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

凭心而论,喻文州能被称为委员会年轻一代中最有大将风范的组长,叶修当年的调戏功不可没。

“还是说点别的吧……”

喻文州说话间已经再次变回了黑猫,在桌子上借力跳上换下白大褂的叶修肩膀:“铃兰草不起作用的原因也需要查一下。”

“到那儿再说吧。哎我说你是不是该减减肥了?以一只猫来说你这体型可有点儿超标了。”

“那只是毛长而已。”

“骗鬼呢你,肩膀都酸了好么。”

“……”

“你说你也是啊,人家黑猫都走的是炫酷路线,你这一身长毛简直太破坏画风了。”

“对不住了,天生如此。”

“要不我带你去做个美容怎么样,现在的宠物店服务种类可多样化了。”

“谢谢了,不用。”

“你这也是关乎个人外在形象的大事,做完了美容还能找委员会报个销。”

“……”

“叶修。”

“嗯?”

“你不觉得逗少天更有趣一些么?”

“怎么会,他一逗就炸毛,哪里有趣~这就好像打游戏一样,肯定是高级副本更好玩儿啊。”

“……”

******

叶修肩上驮着只黑猫,双手插兜溜溜达达的在街上走着,一路上引发的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喻文州对此非常有意见,忍了半天,建议道:“你能打辆车么?”

韩文清住的地方离兴欣虽然不远,但是要这么一路走过去他俩这搭配组合简直就是招人围观的存在。

遛狗的常见有几个见过这么扛着猫出来的~

叶修毫不犹豫地驳回了他这一要求:“这么近打什么车。哥很穷你不知道啊,再不节省点儿连烟都要买不起了。”

如果不是翻白眼这种动作对一只猫来说实在有些高难度,喻文州真的很想翻个白眼给他看看。

转出街角是片绿化带,有一个很大的草坪。这个时间有不少住在附近的人出来乘凉。

叶修打旁边经过的时候,忽然觉得裤脚被人轻轻的扯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两三岁大的小女孩。

女娃绑着公主头,穿着条粉色的小裙子,白白胖胖的一看就被家里养得很好。见他看过来露出个甜甜的笑容:“爸爸~”

莫名其妙捡了个闺女的叶修:“……”

这时在一边哄着女娃的年轻妈妈也赶了过来,对此场面很有些尴尬,拉着女儿给她纠正:“这不是爸爸,要叫叔叔。”

女娃眨眨眼睛,大概想不明白“叔叔”和“爸爸”这两种称呼的区别在哪里,然后很快又被叶修肩上的猫转移了注意力,伸出手去够:“咪咪~”

叶修蹲下来,把喻文州抱在怀里给她看:“可以摸摸,但是不能抱,不然咪咪会不高兴的~”

“嗯,就摸摸~”女娃很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碰触黑猫顺滑的皮毛。

喻文州:“……”

咪咪被摸也很不高兴好么!

同猫咪玩儿了一会儿,妈妈就哄着女娃离开了。女娃依依不舍地同“养猫的叔叔”告别,叶修还获赠了软糯的香吻一枚。笑得跟捡了元宝似的。

谁知那对母女没走出多远,女娃忽然挣开了妈妈的手,用一种完全不属于这个年龄孩子的速度向着马路中央的机动车道冲去,而对面恰好有一辆超速行驶的轿车呼啸而至。

******

韩文清打开门,就见那个叫叶修的医生肩上驮着只黑猫站在门口。

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身上的衣服也全是土,跟刚从哪个地洞里爬出来的一样。

见到他露出一个笑,说:“哟~又见面了。”


评论(29)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