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那些压根儿不存在的风花雪月


JMS月饼节快乐!

这是点文,但是中·金鱼脑袋·白记不得点文那位妹子的id了。就不艾特了。

总之就是很柴很柴的双花……

严重OOC醒目!!!!!!!

又名:张佳乐的挨揍记录

 

别看张佳乐孙哲平二位同志看起来甜甜蜜蜜腻腻歪歪的堪称荣耀联盟第一模范情侣,实际上张佳乐遭遇家暴的次数数不胜数。

而且每次都是挨揍的那位没啥激烈反应,反倒是揍人的那位说起这事儿来一脑门子官司。长吁短叹的让听众都忍不住想劝他干脆分手算了。

孙哲平手里拿着个羊肉串,一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一边跟坐他对面那位倒苦水:“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丫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

坐对面那位手边放着个紫砂壶,手里还转着俩核桃。要不是俩人一直在说话十个人里得有八个认为老二位是拼桌的。

主要是这画风差异忒大,一个T恤牛仔裤就很标准的那种都市男青年的装束,另一个看着则完全就是赋闲在家的老干部打扮,不过像老干部的这位并不老也就是了。

“从星座性格上来分析的话,双鱼座就是比较诗意。”王杰希喝口茶,慢条斯理的给出个结论。

孙哲平刚刚灌进去的一口可乐一歪头全喷的地上了,“诗意?”

“或者换种说法,与众不同。”

孙哲平对此倒是心有戚戚,由衷表示同意:“是特么够与众不同的。”在裤兜里摸了摸,掏出个火柴盒大小的小盒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来,给你猜猜这是什么。”

王杰希拿起来看看,盒子金漆雕花,做工相当的精致,在盒子一角还包金做了个环扣,环扣上穿了条细链子。

“装戒指的?”俩大男人送戒指的确有点儿别扭,但是照说孙哲平也不是这么矫情的人啊,不至于就因为这个气着吧。

“呵呵。”孙哲平冷笑一声,示意他打开:“要是戒指我明儿就跟丫扯证儿去,咱这儿不行出国办去。”

王杰希的好奇心彻底被吊起来了,拿起盒子打开,只见里面白乎乎的一盒子灰,装得满满的。盒盖一打开灰直往外飘。

这玩意儿……

再一连系那个盒子的外形,王杰希赶紧把盖子盖上了:“咳,不是吧……”

“怎么不是!就是。”孙哲平灌口可乐,“这是小的,丫还搬回来好几个大个的,说等几十年之后把我俩装一块儿。”

“几个?”不是说装一块儿么,那一个就够了啊!

“一个留着自己用,剩下的等升值。”

王杰希:“……”

孙哲平咬牙切齿:“我怎么没打死他呢!”

王杰希叹气:“我倒觉得,能卖给他那么多这玩意儿的推销员那叫真本事。”

“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二百五的货,不可劲儿宰等什么。我现在看见屋儿里搁着的那几个摆设就闹心,扔又不好扔,送也没法送,膈应死我了。这是幸亏没跟老头儿老太太一起住,不然我家老太太看见非得气心梗了不可。老实说我特么都快心梗了。”

“呃……十里不同乡,他又是少数民族,好像他们那边本来就不忌讳这些。”王杰希也只能这么安慰他了。

想了想又问:“那这小的又是怎么回事?”这玩意儿不带买一赠一的吧?

孙哲平满脸写着心塞:“丫说要弄个信物,戒指太俗了,这个更有纪念意义。说古人不都讲究生同衾死同穴嘛。人老先生还特意跑庙里整了点儿香灰塞里面,说辟邪。”越说越火大,咣咣拍桌子:“特么谁听说过带骨灰盒辟邪的啊!”

王杰希:“……”

“还一式两份,给我一个他自己留一个。好嘛人家送戒指丫送骨灰盒!”继续咬牙:“还是那句话,我怎么就没打死他呢!”

王杰希有点儿想笑,忽然就觉得自己家那位没那么让人心塞了。果然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好像这样想不怎么厚道……

不过这事儿吧,也真不好安慰。总不能揪过张佳乐来替孙哲平给他上一堂北方风俗文化课吧!要说张佳乐这脑洞也的确是够大的,一般二般谁能想到送这个。

吃也吃的差不多了,王杰希看看表,拿起可乐来给孙哲平倒上:“把这点儿吃完了咱撤吧!快12点了。”

“唉……”叹口气,孙哲平端起杯子来一口干了,招手:“老板结账。”

俩人住的小区挨着,这个大排档就在孙哲平他们住的小区楼后面,走不了几步就是单元门。

溜达回去12点不到。孙哲平拿钥匙开门,客厅的灯还亮着,没看见张佳乐,摆的茶几上的那几个奇葩的物件倒总算是不见了。

孙哲平舒了口气,觉得气儿还顺了点儿,要是回来又看见那玩意儿保不齐他还想再揍丫一堆,张佳乐这货实在是欠捶。

平常时不时的突发奇想闹妖儿也就算了,这次连骨灰盒都往回搬绝对是不能忍。

别看俩人谈恋爱这么多年了,孙哲平还就真压根儿没明白过张佳乐这一脑袋奇思妙想都是怎么冒出来的。

上次扯着他开了4个多小时车跑秦皇岛去,哪怕说想看海看日出他都不说什么了,结果到了地儿丫说他要看螃蟹!

妈的水产市场要多少有多少你开好几个小时候车跑过来满世界找螃蟹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还有前两年刚买了房子做房间布置那会儿,丫跑花卉市场一口气抱回十好几盆富贵竹来,说屋子里没点儿绿意不好看,别的又怕养不活,这个好养。

好养的植物多了,你说养点儿什么不好非要养这个,结果蹭蹭的长,不出一年全都顶房顶子了。他说扔了张佳乐又不干,说有感情了。最后没招儿了全搬楼下花坛里去了。丫天天拎着个桶下去给富贵竹浇水去,简直成了小区一景儿。街坊邻里一说起他来都是“就在花坛里养富贵竹内个”~

对张佳乐,他完全就是一个说多了都是泪的状态。

孙哲平每每感到心塞的时候都曾无数次的问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这货的!

他这儿正忆往昔岁月的时候张佳乐擦着头发打浴室里出来了,看见他在客厅当中戳着揉揉鼻子,多少有些尴尬地笑了下过来拉他的手:“那什么,我不是不知道你们这边有这忌讳么。东西我打发了,你说你也不至于一生气摔门就走吧!”

孙哲平哼了一声,他完全不想知道那玩意儿被打发哪儿去了。无数次经验教训表明,打听了心里又是块病。

伸手在张佳乐半干不干的脑袋上揉了一把,发话:“把你头发收拾干了睡觉!”

这基本上就是一个“老子气消了”的信号了。

“哎等会儿等会儿,我话还没说完呢!”拉着他往卧室走,边走边念叨:“好好儿的一个相识纪念日,结果大晚上的你跑出去跟王杰希吃饭去,你说你对得起我的精心准……”瞄了眼孙哲平的脸色及时改口,“那我不是不知道么。来给你看这个!”

进了卧室,指着床上打得特规整的一个大红色还绣着鸳鸯的被子卷,“这个怎么样?”

孙哲平:“……”

“你忌讳说死那就只能送铺盖了,我晚上特意跑了好几家商场……哎你干什么?妈的不带又动手的!”

孙哲平咬牙切齿地把他压倒的床上,全身的重量全都压上去,一字一顿:“铺!你!”

“不是你等会儿!”张佳乐手忙脚乱的按住他扒自己衣服的手,“你先说我又怎么惹着你了!”来一发他倒是不反对,但是明显这是又火了,别说孙哲平心塞,他还心塞呢!很多时候完全不知道丫在怒个什么劲儿好么!

孙哲平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给出个二选一:“上你还是揍你,你自己选吧。”

“卧槽你当你在拍让子弹飞怎么着!”张佳乐挣扎:“当我傻啊你这明显是又要上又要揍的节奏,装什么民……”

没说完的话直接被堵了回去,一只手伸过来,啪的一下拧灭了床头灯。

于是到底是先被揍了还是先被上了,这个就等明儿早清儿起来再问张佳乐好了……嗯。

 

END

 

评论(2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