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大海啊你全是水

限定情境:江波涛给叶修发短信发成了群发

                 孙哲平和包子同住一个房间接到了特殊服务电话或小卡片

名字……这种要什么名字啊!

就叫 大海啊你全是水 好了

 

江波涛板着脸,一脸深沉的看着桌子上的手机。

而手机就跟抽风一样,连振动带响铃,滴滴滴滴的声音就没断过。这都半个钟头了,还在不停的响。

杜明吴启吕泊远等等等围着他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了,都鉴于他的脸色太难看,忍住了没上前去问。

江波涛的人缘儿很好,江波涛的脾气也不错,这种像是非常想和谁打一架的表情还真是从来也没在他脸上出现过。

而事实上江波涛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和人打架,他想揪头发,不然摔手机也行。

妈蛋啊为什么他手机里要存那么多的号码,不对,为什么他要有手机?!

说到这个就不由得想到另一个没有手机的人,如果不是这位突然配备了手机,如果不是想给他发条信息说明一下情况,如果不是……啊啊啊啊啊!到底是怎么手滑按成群发的啊?!说起来群发的难度比正常单向发送大多了好么!

都是叶修的错!——等下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却说兴欣前队长国家队现任领队叶修同志,现在终于也是个有手机的人了。而且还是公款报销,在确认他担任领队之后联盟第一时间给配的。

可惜的是对于一个常年不用手机的人来说,手机真不是什么必须品,所以这东西经常被叶修忘在房间里。

可不随身带着的手机和固话又有什么区别?

最后还得说苏妹子有主意,给他配了个后面带了一个小储物盒的手机壳,然后把烟装在里面。好了,现在烟盒手机合二为一,主席再也不用担心叶修忘带手机了。

(我好像又开始做软广告了?)

虽然对叶修来说这就是个带接听电话功能的烟盒而已。

哦这个烟盒还能接收短信。

接到江波涛发来的那条短信的时候叶修刚叼上根烟准备出去找个吸烟室什么抽一口。

结果打开信息一看,叼在嘴上的烟“吧嗒”掉了下来。

这时江波涛的第二条信息过来了:抱歉刚才没写完。是场误会,现在已经处理完了,人也接出来了,就跟你说一声。

叶修:“……”

紧接着对方又发来了第三条:坏了我刚才第一条按成群发了!

叶修:“!!!”

与此同时,与他住同一层的黄少天已经举着手机冲了出来:“叶修叶修这是怎么回事儿?你收到了没有?!我跟你说……”

叶修果断后退一步,在黄少天扑过来的前一刻关上了门。

门板无情地关上,险些撞到剑圣大人的鼻子。

黄少天大怒,抬手砸门:“卧槽你躲什么躲,开门开门!”

叶修不理,只当门外传来的是背景音,抓过手机,拨号。

——感谢联盟服务到位,在给他配手机的时候还同步导入了一些主要联系人的通讯录。

电话接通,劈头就问:“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也简单,说复杂那就复杂的没边儿了。

事情的起因得从轮回留守人员与兴欣一干人等的私下约战说起。

确切地说,这事儿的根由在杜明。

杜明这种轮回内部无人不知,暗恋对象毫不知情的半明半暗的恋法其实也蛮拼的,方太后看不过去就给他出主意,说反正现在给国际赛让道赛程也停了,你用私人名义约兴欣的人来咱这边交流一下呗。咱离的也不远,那唐妹子是个好战的,你水平又不弱,一约肯定欣然赴约。要接触才有机会懂不懂?不然你就暗恋到死吧!大不了到时候让吕泊远吴启帮你撑个场子,你约兴欣全队也没那么着眼。

杜明被说活儿心了。

遂拉了个讨论组,很诚恳外加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这个建议。

奈何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人唐大小姐回家了。于是女神没拐来,包子同学欣然应战。

不过除了包子其他人对此兴趣就不大了。想想兴欣留守的都有谁啊,老魏退了不用说,小安罗辑两个大学生人还要插空上课呢!剩下的……难道还能指望莫凡热衷于这种交流么?

可是放包子自己出来陈老板又是万万不放心的,于是最后监管包子这个重任就落到了小乔身上。

就这样,乔一帆小同志带领包子一只,踏上了前往轮回的旅程。

结果事情就是这么寸,刚一出站,正好跟微草的人碰上。一干小同志们攒了团,准备偷得浮生半日闲,去西塘度个小假。

毕竟是年轻人,遇见难得见一次面的好朋友,小乔就有点儿纠结了:想跟高英杰多待一会儿,又觉得扔下包子一个人不太好。

包子这人跳脱归跳脱,有时候却又非常贴心,一看这种情况挥挥手说你跟你基友去玩儿,我自己先过去。背起包走了。

小乔回过神来只来得及目视其潇洒的背影远去,过后才反应过来:什么基友啊包子你又哪里学的奇怪用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包子离了小乔……诶好像不太对,怎么切换到评书频道去了。换画风啊喂!

总之就是包子自己跑到轮回附近投宿去了。

不过得承认包子总有那么点儿诡异的运气,才要办住宿,正好碰见一熟人——孙哲平。

要说包子跟联盟的其他人还真说不上有多熟,但是孙哲平跟他们打过挑战赛啊。俩人还挺投缘的,乃至包子一度以为大孙同志也是道上混的。

包子一看:嘿,这好,省住宿费了。跟孙哲平说咱俩拼间房呗。

孙哲平本来是过来办事,自己一个人住,也无可无不可,就应了。

必须得说:如果时间能倒带一下,孙哲平宁愿花钱给包子定个总统套房也绝对不会同意收留他。

他们住的这家宾馆环境设施都不错,可再高级的地方吧有些东西也能无孔不入的渗透进来——例如说某些提供特殊服务的小卡片。

顶多就是出现在高级宾馆的印刷质量精致程度之类会更上几个档。

现在包子手里就拿着这么一张。

诶?可开发票?

这种发票要开什么内容?

包子是谁?那是脑回路永远不在正常频道上的主儿,好奇心一起,直接拿起电话就打过去了。

接电话的是个声音略有些严肃的女人,问他需要什么服务。

包子也很严肃,说我就问问这个发票怎么开。

女人说你想开什么?

包子说什么都能开?那办公用品也可以?

于是两人就发票内容展开了深入讨论。

这时孙哲平在洗澡。

 

而电话那头,扫黄打非的专案组正在收网。

这次端掉的就是一个由若干个粉头带领的专门混迹于各大高档宾馆酒店的特大卖淫窝点。

行动很成功,几个组织者一网成擒。结果正准备带回局里去了,其中一位的“业务电话”响了。

行动组长一看,嘿哟这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还用得是酒店电话,这么配合不一块儿拿下简直对不起他。示意其中一位女警接了电话。

谁知道电话那头上来就问发票,还七扯八扯的夹杂不清。警察同志这叫一个怒啊,心想嫖娼还要公款,真是叔可忍婶儿也不能忍。走抓丫去!

就这样,分了一部分警力直扑包子所在的宾馆。

而包子呢,问了半天也没问出发票到底开的是什么内容,挺郁闷的挂了电话。正好孙哲平从浴室出来,于是他也洗澡去了。

再于是,警察叔叔们过来敲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光膀子的男人来给开的门。而另一个长发男人围着条浴巾从浴室探出头来,看见警察开口就是一句:“啊条子!”

行了,不用再说了什么了,一起带走吧!

唯一可堪告慰的是警察叔叔们比较有人道精神,还容包子换了件衣裳。

就这样,二位住宿地点从宾馆变成了警察局。

孙哲平……孙哲平心塞啊。

别管怎么说,先找人往外捞他们吧!

一番折腾,等联系了轮回方面的人把他们领出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儿了。跑前跑后跟着折腾得够呛的江副队长无比同情遭受无妄之灾的孙哲平,觉得这事儿必须得向叶修反应一下。

包子同学实在是太能闹腾了。

就这样江波涛开始编辑短信:叶神,有件事得和你说一下。包荣兴和孙前辈开房间被请警局去了。我刚把人领回来,他

原本后面想说一下包子有多么多么的脱线闹出了多大的乱子,结果手一滑,这条就这么出去了。

……

江波涛的手机还在响。

叶修门外的人也越聚越多。

——为什么都找他?因为信息明显就是发给他的啊,清楚明了的叶神二字直接给八卦党们指明了方向,不找他找谁。

现在,敲门的除了锲而不舍的黄少天之外,张佳乐方锐等人也加入了进来。

此起彼伏的声响跟爆豆子一样。

叶修看着手机,在心里默默替刚遭受了一场牢狱之灾转眼又成了绯闻主角的孙哲平点了根蜡。

而因为手机没电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充电的孙哲平这时刚刚打开手机……




评论(1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