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all叶】错乱(65)(完结章)

就到这里结束啦~


六十五


到了中午,张佳乐抱着一盆炸酱自己跑过来了。


炸酱是自己家里做的,肉全都切成一分半见方的小丁儿,把油煸出去再用酱炒香炖透,上面还撒了一小把碧绿的葱沫。盖子一掀开整个客厅都是浓郁的酱香。


包子探过头来看了看,挺高兴:“嘿,炸酱面。”


张佳乐也高兴:“香吧!孙哲平他妈炸的。”


叶修的关注点历来有点儿跑偏:“谁给你送来的?”孙家老太太?昨天张佳乐那一口一个妈愣没给吓着,神经够强悍的啊!


张佳乐摆摆手:“打电话让孙哲平回去拿的。”


叶修明白了。


孙家老太太这是借着拿炸酱的由头把儿子叫过去三堂会审去了——孙哲平说喜欢男人是一回事儿,冷不丁天上掉下来一男儿媳妇是另一回事儿。而且老头儿老太太肯定得嘀咕,这是儿媳妇还好,万一要是姑爷咋办。


“那老孙呢?”这酱都拿回来了人反倒被扣下了?


“又让他妈给叫走了。”说起这个张佳乐就有些郁闷:“也不知道什么事儿,还想让他买面条呢!”


到吃完了午饭孙哲平也没回来。期间倒是有打过一个电话,说留在家里吃了,下午再回。


炸酱果然好吃,一帮人守着一大锅面条愣是吃的一点儿没剩。


比较没出息的像包子张佳乐这样的拌面都直接拿的汤碗。


自小儿被教育饮食有度的叶弟弟对此十分鄙视,小声儿跟他哥吐槽,“你们这帮人都是饭桶么?”面条他买了7斤,一根儿没剩,合一人一斤多了。人民群众要是普遍都这饭量,当初陈佩斯那小品绝对得被指脱离现实!


叶修不理他,看着一桌子杯盘狼藉提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这谁收拾啊?”


喻文州接口:“皇上,这好像是你家。”


在你家你问客人谁收拾桌子,要点儿脸行么。


叶修给他纠正:“房屋所有人是叶秋。”看向弟弟,“要不你去?”


叶秋想拿碗砸他。


鉴于叶弟弟的脸色十分不善,为了避免兄弟阋墙的惨剧发生叶修只好转回来继续说服食客们:“你们打扰我这么久了,为了表示礼貌也该干点儿力所能及的家务啊!”


冷场……


食客们完全无人响应。


最后是roll点决定的刷碗擦桌子人选。


叶秋看着他们一帮人现开电脑就为了去roll点简直想去天涯开个帖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818我那神经病哥哥及其同事》


最后洗碗工作光荣地落在了叶修同志身上。


叶大大挽着袖子在厨房跟一水池子餐具奋战,张佳乐叼着根百奇棒靠在门口当监工。


叶修这叫一个郁闷啊!默默感慨自己最近果真时运不济,杯具无数跟池子里的凑凑绝对够摆满一茶几的。


张监工一来连想偷着抽根烟都不行。


“我说,刷个碗有什么好看的。”


张佳乐咔哧咔哧的嚼着饼干说大实话:“别人刷不好看,但是看你刷就会比较爽了。”


叶修深沉的凝望着水池里的家伙什儿思考是用盘子砸他还是用碗砸。


张佳乐十分有危机意识,“嗖”的一下躲到厨房外面去了,扒着门探出个头来:“老叶不是我说啊,你这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叶修无视他,低头刷碗。


张佳乐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会儿,又说:“照理说你这预产期已经过了吧,都三个多月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叶修:“……”


你大爷的猫三狗四*是么?


得不到回应的张佳乐不抛弃不放弃,坚持继续自己的话题,叶修刷干净最后一个碗的时候老先生已经从生产准备说到孵蛋注意事项了。


叶修拿块干布开始擦餐具上面的水,打断了张同志的产前培训,“你怎么没找过王大眼看病?”这个疑问存在他心中很久了。从基数上来讲王杰希会瞧病的设定更多吧?基本上可以和张新杰平分秋色并称荣耀同人界两大医务工作者,为什么到了张佳乐这里反倒喻大夫上位了?


张佳乐翻个白眼给他:“你没事吧,他一卖药的我找他干嘛?”


叶修:“……”


沉默了几秒高声叫包子。


“来啦!”包子同学应声出现,“老大啥事?”


叶修指指张佳乐:“把你二号儿干哥哥拎走。”——敢情这位摔了之后脑回路跟包子接轨上了。


“干哥哥?!”估计是想起了他昨天刚认了一干妈,遂兴奋起来,一击掌:“嘿,桃园三结义!”扯着张佳乐找王杰希去了。


叶修慢悠悠的继续擦碗。


等都收拾利落了出去,包子和张佳乐已经很嗨皮的玩儿到一块儿去了,王杰希倒是不见踪影。


一问,喻文州说出去买烟了。


得,不用说这绝对是受不了躲了。


想想也是,包子+张佳乐这种组合,一个先天脑回路不正常的,一个后天脑回路不正常的,凑一起搁谁也扛不住。


俩脑回路不正常的正在研究包子那一箱子绒布砖头,张佳乐一手抄一块,摆了一个流氓登陆画面的pose,“怎么样,帅不帅?”


包子很严肃地的打量他半天,点点头:“我觉得没我老大帅。”


其他人笑倒。


要说叶修的第一号死忠绝对非包子同学莫属。


张佳乐差点儿被气得吐血,抬手就把手里的一块砖头扔了去,“……我靠不觉得帅你点头干嘛!看砖。”


包子反应极快,抬手一挡,砖头在他手臂上弹了一下掉一边儿去了。


“敢偷袭?!”这下包子也来了精神,一手拿一块嗖嗖两砖砸了回去:“看我的!”


一时间满屋子砖头乱飞,叶大大再次感受到了心累。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喻嬛嬛凑过去问叶修:“皇上,你不管管?”


皇上表情悲凉:“朕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呐。”


啥?嬛娘娘解语花等级不够,完全没领会圣意。


韩贵妃冷哼一声给老对头当翻译:“他那意思现在把俩人打死也得重新收拾了。”这么会儿功夫客厅里已经跟二战现场似的了。


皇上冲他比了个拇指。


叶弟弟抬眼看了他俩一眼,扭脸走了。


拿砖头互砸的那老二位玩的挺高兴,张佳乐尤其高兴。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嗯,乐极生悲。


要知道,这一堆砖头里,除了绒布的,还有包子背来的两块真的。


包子同学的运动神经灵敏过度,等脑子反应过来手感不对的时候真·砖头已经扔出去了。


只来得及大喊一声“闪开!”


张佳乐反应也不慢,闻声一缩脖子,砖头贴着他脑袋飞了出去,正砸的他身后的一个仿多宝阁设计的置物架上。


稀楞哗啷一通大响,置物架上面的东西倒了一片。所幸没有什么不禁摔的,损失不算惨重。


张佳乐惊魂犹定的站直了身体,拍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真悬……啊哟!”


置物架的最上面一层放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刚才那一砖震歪了水晶球下面的支架,正好这会儿滚下来,正正的砸在了站在下面的张佳乐脑袋上。


……


还是上次张佳乐住的那间病房。


众人依然在床边围了一圈做瞻仰遗容状。


叶修问真·大夫叶秋同志:“这真没事儿?”他挨这下可比周泽楷被骷髅衣架拍的重多了,那球最少得有五斤。


叶秋摇摇头:“照CT没什么问题,等他醒了再观察看看。”


叶修又问:“给孙哲平打电话没有?”


喻文州举着电话:“拨了半天了一直无人接听。”


正说着,张佳乐睁开了眼。


左看看右看看,扶着头坐了起来,问:“咦?你们怎么都在?”


……嗯?!


张佳乐扫视了一圈之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叶家兄弟身上,一脸的震惊:“老叶,你这是……双胞胎?”


大家集体:!!!


卧槽?这是正常了?!


……


正常了的张佳乐在收拾东西,准备回霸图。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内容记不清楚了,但是直觉上他似乎干了不少丢人的事儿。


而且房间里的痕迹处处表明,这段时间孙哲平一直住在这里伺候他来。


张佳乐很郁闷。他一直认为单箭头一个人是一回事,自己放在心里喜欢一辈子都没关系,但是不应该给对方生活造成困扰。但是明显的,自己生病这段时间给孙哲平造成的困扰不是一星半点儿。


二花同志觉得,他没脸见人了——这人特指孙哲平。


至于遭受了更大精神迫害的叶修大大,完全被其选择性无视了。


坐在床上发了半天的呆,他深吸了口气抓过手机,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跟孙哲平说一声的。


结果没等拨号电话响了。


来电显示:孙哲平。


张佳乐手一抖,再次做了两次深呼吸,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个老太太的声音:“喂?佳乐啊,你快来医院一趟。大平吵着要见你,他说的话我听不懂啊!”


啊?!张佳乐懵了!


而在电话那头,因为看只鸭子从楼梯上摔下来从而导致光荣入院的孙哲平大大正在焦急的同自己老妈诉说问题是严重性:“一定得快些找到他,我们的精神连接断了。这很危险……”


尾声


黄少天背着个大包,一手手机一手单反的进了单元门。


“11层11层……”一边对照手机上的地址一边等电梯。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几个人拎箱子的拎箱子拿包的拿包,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抬头一看:哟呵,都是熟人。


最熟的那位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而唯一空着手的那位叼着烟冲他一笑:“哟,你来晚了。”


END


*猫三狗四:有种说法是猫怀小喵三个月,狗怀小汪四个月。




====================================





评论(124)

热度(500)

  1. 绊声。中白 转载了此文字
    强推,虽然没有什么显著的感情线,但真的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