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韩叶】误会(一)

架空,灵异挂,OOC,雷。

叶大大生日快乐~

作为至今我唯三喜欢过的人物(其中一个还因为RPWT粉转黑了)请务必相信我对你的爱~

一 

韩文清盯着阳台上挂着的那个鸟笼子,板着一张脸认真思考要不要把里面的鸟抓出来拔毛放血下到锅里去炸一炸。

妈的他就是想买只活物解个闷儿而已,为什么会搞来这么一只玩意儿?!

养只宠物的建议是他助理提的。

韩文清在家大型贸易公司做执行总裁。工作能力没的说,就是在与下属沟通方面不太顺畅。倒不是说他这人有多难相处,纯粹是个人气场太强,忒霸气外露了点儿,新来的员工但凡与他接触少有不怵的。总裁办公室几乎要列为公司禁地。组织个什么集体活动,员工玩儿大冒险的其中一个必备选项就是同老总去说句话。

时间长了韩总多少也为此有些困扰,后来他那位金牌助理就提了个建议,说要不你养只宠物吧,一般来说养小动物的人亲和力都会强一些。

韩文清合计了一下,觉得猫啊狗啊的他分不出那么多时间来照顾,要养就得养不用怎么费心的,要不乌龟要不鸟儿。

作为一个北方人,他对于养王八这种事儿实在是不大提得起兴趣,遂决定养只鸟儿。

韩文清的行动力一向强,拿定主意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去宠物商店买了一只。

这玩意儿的学名确切的说应该叫鹩哥,一只破鸟花了他5位数。据店主说特聪明,会说话——的确会说,问题是太特么会说了。

买回来的路上这鸟儿还算规矩,看样子是有点儿晕车,小爪子紧紧抓在鸟笼的横木上,耷拉着翅膀,翎毛都有些不顺了。   

要不是看见过鸟儿在店里活力四射倍儿精神的蹦跶,韩文清几乎都以为自己买回来的是只有毛病的鸟。

到家把鸟笼子挂的阳台上,给放好了食水,韩文清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过了大半天,鸟应该是缓过来了,就开始唧唧咕咕的说话。

开始韩文清还觉得挺有趣的,后来时间一长觉出不对来了:这鸟儿是不是会说的多了一点儿啊?

“哎我说土匪脸你买我怎么才花了1W2啊你知道小爷的身价不啊!靠啊你知不知道这个价钱简直是对我的侮辱!还有你看看你给放的这都是什么东西,我不要吃小米我要吃新鲜水果,苹果梨桃子实在不行你哪怕给块黄瓜也好啊!你这是虐待,我要水果水果水果……”

韩文清被搞得一个头两个大,他没养过这种会说话的鸟,但是一般来说不都是会背几首诗学个舌什么的吗,怎么这只能说这么多废话还带会挑食的啊?

破鸟儿是个话唠,除了打盹儿休息嘴就没停过,喂了水果又嫌弃不够新鲜,从正确的水果挑选方法嘚嘚到第二天的伙食建议,后来还试图跟韩文清探讨一下改善它目前的居住环境——例如说能不能把他从笼子里放出来,人家鹩哥是可以放养的诶~

韩文清极力压抑着把1W2变成晚餐的冲动,想着不成明天就拎回去跟宠物店换一只。简直要烦死了!

结果第二天韩文清先去了医院。

他睡到半夜起来上卫生间的时候随便往阳台瞄了一眼,发现阳台上的窗户不知怎么开了,窗台上多了一只黑色的长毛狮子猫。鸟笼子也开着,话唠鸟蹲的猫对面,一猫一鸟正在亲切交谈。

隔得远了,只听到猫说了一句:“你也好歹有只鸟的样子……”

拥有坚定唯物主义思想的韩总认为:自己一定是没休息好产生幻觉了。

第二天一早,韩文清给助理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下,先开车去了医院。

同他家隔着两条街的地方有家叫兴欣的私立医院,前两年刚开的。收费不菲,口碑却是一等一的好,也设有心理咨询专科,韩文清准备去看看,幻听幻视了这都。

别看是私立医院,来兴欣看病的人却着实不少,引导司仪都不够用,韩文清登记完之后等了一会儿,看看小护士们实在忙不过来,便自己拿着表单去了诊室。

上楼的时候在楼梯拐角处碰上个长头发的小青年,高高的个子,迈着长腿三步两步的从楼上蹦下来,要不是穿着白大褂,实在很难让人相信这也是个医生。

小青年差点儿跟韩文清撞在一起,后跳了一步站稳,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阵,问:“你也是来找我们老大看病的?”

“嗯?”韩文清有些费解,这是医院吧?老大是怎么个称呼法?还别说,眼前这位真有几分混帮派的气质。

他这里琢磨这个有点出神儿,小青年却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热心的给他指路:“你往上走,三楼,顶头那间诊室就是。”临走还拍了拍他肩膀:“别灰心,我们老大可厉害了!”

而韩文清呢想着医院的里的大夫指路总没错的,而且他在楼下诊室分布示意图那里也看了,心理咨询诊室的确是在三层。也没多想,直接上三楼奔着走廊尽头那间诊室就去了。

快走到的时候正好有个电话过来,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抬手敲门,也没注意门廊上挂的牌子。

“请进。”

韩文清又说了两句结束了通话。收起手机推门进去,冲坐在桌子后面的医生点了下头。

医生指指对面的椅子,示意他过去坐。

韩文清走得近了忍不住皱起眉,这人居然在诊室里抽烟!

应该刚刚才把烟掐掉,烟味还很明显。

再打量一下人,这人也不太像大夫。远没有别的医生那种精明强干的气质,整个人瞅着懒洋洋的,连眼睛都是半眯着,没睡醒一样。

这人……也是个专家?

带着满心的怀疑在桌子对面坐了,医生敲了敲放在桌面上的脉枕,示意他把手伸出来。

韩文清更纳闷了:心理咨询怎么还号脉?

医生诊完了脉坐直了一些,总算看起来不那么没精打采了。

又让他伸出舌头来看一下,自言自语的嘟囔:“身体没什么问题啊,心理方面的?”

韩文清心想这么看这医生到还有几分本事,进行心理诊疗之前还先看看是不是身体方面的外因引起的。说道:“我身体很好,就是觉得心理方面出了点问题。”

“嗯。”医生点点头,示意他站起来,“你把裤子脱了我看一下。”

韩文清:“啊?!”

TBC

写篇贺文还是个坑……我没救了。

争取2W字搞定。

 

评论(48)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