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all叶】错乱(42)(伪ABO)

忽然觉得这文应该叫《看谁笑到最后》……二花迷の祥瑞……

四十二

张佳乐吃错了药咋样暂时还不清楚,喻文州到了下午就开始流鼻血。

事实上,要不是流鼻血流的太惨烈还发现不了他吃错药了呢。

没想到一碗四物汤能有如斯威力,那血流的,哗哗的。

其惨烈程度让叶修都有些胆儿小了,扒的卫生间门口问他:“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喻文州摆手表示不用。

捂着鼻子去了卫生间,趴的洗手台子上用凉水拍脸的时候还能苦中作乐的想呢:这是真·满脸血啊……

结果最后到底还是去了医院。

被押去的。

好不容易血流的缓一点儿了,在鼻子里塞了俩纸卷堵住。喻文州直起身,想比一下口型说没事了。不曾想刚一张嘴哇的一口血又吐了出来。

这下真给叶修吓住了,二话不说扯着他就往外走。

 喻文州拼命挣扎,他想说我不是吐血啊我是鼻血倒灌啊——可惜就是说不出来╮(╯_╰)╭

自打得了这毛病喻文州从来没这么着急过:怎么就说不出话呢?去什么医院啊!

叶修按不住他干脆把韩文清张新杰都叫出来了,指挥:“送医院送医院。”

在战五渣遍地的荣耀联盟,霸图的人简直是战斗种族一般的存在。别说韩文清,就一个张新杰拿下他也不成问题。

两人一搭手,喻文州直接萎了,干脆放弃了无意义的挣扎。

叶修跟旁边儿一边喘气一边数落他:“喻嬛嬛你差不多一点,闹腾什么啊,吐血是好玩儿的么!你当你对穿肠啊!”

喻文州真想喷他一脸血。

他实在不能不怀疑叶修是故意的,鼻血倒灌这种事想也想得到吧?尤其是在看着他那么汹涌的流鼻血的情况下。

有口说不出,喻队长从来没这么憋屈过。

到了医院还被医生数落了一番:“年纪轻轻的不要瞎补,看看,补大发了吧!你这岁数这身体条件就好好吃饭足够了,乱搞什么!”

又问:“吃什么了?”看看这火大的。

叶修替他回答:“四物汤……”这会儿再琢磨不出来吃错药的事儿就白长脑袋了。回去还得看看张佳乐去,希望没什么事。

大夫都震惊了:“一大小伙子你吃那个干嘛?!”

叶修继续替答:“吃错药了……”

大夫的眼神里明明白白的写着:我觉得也是。

给开了处方让他们交费,喻文州耳朵好,往外走的时候听见大夫叫住叶修跟他说:“最好带着去精神科查一下#¥!#%¥%……”

喻文州:“……”

从医院出来打车回去,叶修让司机在离小区不远的家X福停一下:“去买点儿乌鸡红糖什么的给你补补,看那脸白的,失血过多了都要。”

B市的的哥历来热情,听了忍不住插嘴,“一看你就不懂,乌鸡红糖什么的是女人坐月子吃的。买点儿猪肝就行了!”

“嗯嗯嗯~”叶修一副受教了的样子。

这下连张新杰都有些绷不住乐了,太缺德了!

反正也说不出来话,喻文州做老僧入定状,合着眼闭目养神只当听不见。

到了单元门口正好碰见一X通的快递员抱着个箱子往楼里走,跟几人乘同一电梯。

快递小哥儿缩的电梯一角,拿箱子挡着不住地偷瞄。

也不知道是认出来他们来了还是又给韩文清当成什么带头大哥了。

11楼电梯停,他们出电梯小哥儿也出电梯,看他们要开门愣了下,开口:“你们是1101的?”

诶?

互看了下张新杰作为代表发言:“是的。”

小哥把箱子递过来:“有个快递,请签收一下。”

张新杰伸手。

小哥不给,偷偷地瞄韩文清。

韩队长皱眉,这贼眉鼠眼的是要干嘛?

小哥一个哆嗦,却坚持坚定坚强的依然把目光投向他。

喻文州悟了,碰碰韩文清指快递小哥手里的笔。

小哥感激的看了喻文州一眼,双手把笔递了过来。韩文清接过,刷刷几笔签上大名,小哥放下箱子,拿着签收单以一种抱头鼠窜的姿势拐进了逃生梯。

楼梯间里的聚音效果相当好,隐约听见小哥在打电话:“哇哈哈哈我拿到韩文清的签名了,艾玛吓死我了……”

几人:“……”

箱子挺大,重量却不沉,收件人是叶修。

不多会儿叶修拎着一兜东西从超市回来了,倒没真的买什么乌鸡红糖之类的——猪肝真买了,还有些吃的喝的。

“哎?这么快就到了?!”一进门就看见那大箱子,叶修走过了踢了踢,找刀子拆封,“这么多啊……”

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满了卫生巾= =

同志们=【】=

韩队长觉得他也有必要去看看精神科了:“你买这个干嘛?!”

叶修扶额:又来……

苏沐橙总爱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上次买了两包还不够,这次居然又买了一箱。

“谁告儿你我买的。”拿出一包来拆开:“棉花糖。味道还不……诶?”

其他人看着他手里拆开的卫生巾,眼神中充满了对其坚持犯病精神的赞叹。

神经病啊……

叶修摸摸鼻子,放下手里的东西。也有些想不明白了,这谁寄来的?

就是那么巧,这时电话响了。

一接,叶秋。

“有份快递你收一下。我们单位发福利居然发了一兜子卫生巾。送不掉拿着又忒丢人我让科室大姐给寄回来了。今天应该到了。”

 叶修:……………………

刚放下电话又响,再接起:

孙哲平的声音隔着电话线都能听出抓狂来:“赶紧让喻文州上来救命!……哎哟我操,张佳乐你别挣命儿了行不行!”


评论(56)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