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all叶】错乱(36)(伪ABO)

这文我咋越写越像双叶了……果然我对叶弟弟才是真爱么么么么么?

另:在手上写字真不用啥默契啦。试试就知道了,基本上都能看懂。而且在自己手上写字给别人看绝对没有在对方手上写清楚明白。

三十六

堵心。

一时间叶弟弟除了这俩字完全没别的想法。

他觉得必须得跟叶修好好谈谈。现在叶修是直是弯都不是重点了。最关键的是,就算是要搅基你能固定一个主儿么?!男女谈恋爱也没有折腾得这么热闹的吧?!

早上起来还跟韩文清那儿逗闷子呢,下午就又和喻文州手拉手了。

你说你们俩大男人手拉着手往人来人往的楼门口一戳,就不嫌丢人么!

叶秋沉着一张脸走过去。

结果喻文州看看叶修又看看他,完全没有要放开手的意思,而且看那样子还拉的更紧了一点儿。

妈蛋你是在示威么?!

 其实人喻队长真的只是看见他想问叶修一句这是你哥还是你弟。要说话当然就要继续写字,要继续写字当然就不能放开手,so……

倒是叶修比较了解他,抽回手给俩人做介绍:“这是叶秋,我弟弟,双胞胎。”又拍拍叶秋:“喻文州,你应该认识的哈。没见过人也见过照片。”

叶秋更怒。这介绍自己男朋友的口气哟~

再一想,XX的,这货介绍谁都像在介绍自己男朋友!

节操呢?!

喻文州礼貌地冲他点点头,又指了指自己嗓子,微笑。

叶秋怒归怒,家教也在哪儿摆着呢,总不能人家打招呼他甩脸子。往下压了压火气勉强回了个笑脸儿,脸色依旧不太好倒是真的。

而且也难免纳闷儿:以前没听说蓝雨队长是个哑巴啊?但是话说回来,残疾人还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确是有真本事。

自打最近闹出这么些幺蛾子来,叶修被折腾得够呛,叶弟弟走神儿的频率也蹭蹭的往上涨,现在愣一会儿差不多就能脑补出一部微电影来。

叶修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自家笨弟弟又开始脑内活动丰富了。也懒得理他,问喻文州:“你怎么着?是先过去张佳乐那边还是先去我那儿放东西?”

俩人手拉着手聊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白聊,具体情况叶修差不多都给他介绍了。喻文州摆摆手,把手里的药递给叶修,又指指楼上。

叶修点头:“那你自己上去吧,6楼,出电梯左拐那门。”

他这边走了,叶修扭脸把手里的东西塞给叶秋:“你拿上去我去买烟。”出门就撞上了喻文州,烟还没买呢。

“我不管!”叶秋彻底炸毛了,揪住叶修给他扯进楼道,一把搡到墙犄角自己堵在外面:“你也别走!”

“干嘛啊?”叶修抬起一手把他隔开一点,以免离得太近叶秋控制不好情绪给他一口——老实说,叶弟弟那表情真挺像要咬他的。

叶秋深吸一口气,质问他哥:“你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茫然:“什么怎么回事?”想一想:“哦,你说刚才啊。”叶修觉得弟弟同志想得实在是有点儿多,耐心给他解释:“你也看到啦,喻文州说不出话来么,就在手上写字咯。”

“你蒙谁呢?!”叶秋简直要出离愤怒了:“没有手机么?你没有他也没有?手机记事本上打字不比手写快多了?”

太过分了!疑似搅基还不算现在还满嘴没一句实话。叶秋越发觉得张佳乐虽然有病,但他说的那些未必不是真的。看看他提到的跟叶修凑对儿的那些人,韩文清喻文州周泽楷目前看起来都十分可疑,现在就差一黄少天了。

“诶?”叶修愣住。他还真没想到这个,而且很明显喻文州也没想到。两个人,两位联盟中著名的战术大师,同时,脑抽了……

这说起来的确很难让人相信啊。

“行了行了,是真没想到。”信不信的也是他了。

“你……”跟他生不起那份气,叶秋使出杀手锏:“我跟你说,你要再这样你就跟我回家!”

“……叶秋你过了啊,多大了啊你!”


“……”

这时正好一大妈出去买菜,经过他俩身边的时候都走过了又退了回来,揉了揉眼,说话还挺大声:“诶?我这是看东西重影儿了?”

看着像重影儿的那二位同时转头,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大妈一抖,冲他们笑了笑赶紧拎着菜篮子走了。等离得远了扯开大嗓门儿在那儿喊:“哎,他宋婶儿我跟你说,原来住我们对门儿那户住的是一对双棒儿,我一直以为是一人儿呢!”

叶修:“……”

叶秋:“……”

被大妈这么一闹俩人——主要是叶秋也没心思吵下去了,但是有些话还是得问清楚:“你给个准话,你到底是不是喜欢男人?”这宅男宅到一定程度,二次元混久了性向都不好说,笔笔直的少。

“这个问题嘛……”叶修居然认真思索了一下,然后给了一个特别欠扁的答案:“等我想到告诉你哈。”

叶秋很认真滴思考了一下揍死他的可能性。后来鉴于同卵双生之间莫名其妙的感应决定暂时不冒这个险了。

——但是真的好想打死他啊!打个半死也好。

“行了,别在这儿戳着了,一会儿大妈带人回来围观了。”叶修推开他,拍拍衣服买烟去了。

叶秋气哼哼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要回去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把喻文州的药塞他手里了。

叶秋:!!!!!

******

喻文州敲门的时候,孙哲平正满头大汗的在屋子翻能充当药的东西,张佳乐抱着肚子歪在沙发上哼哼。

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孙哲平脸上现出了种便秘了一星期一朝畅通的解脱感。内心情绪几乎都能实质化:你可来了!!!

喻文州冲他点点头,走进去看张佳乐。

张佳乐十分憔悴,脸色惨白,头发一条一缕的贴在脸上。别说,这心理影响生理还是挺要命的,真挺像要流产。

等看见了喻文州,张佳乐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猛地扑过来抱住了他:“文州,快救救我儿子……”

喻文州:“……”


评论(38)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