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all叶】错乱(34)(伪ABO)

这文我都有点儿没法打tag了……标全员也不对,标all叶也不对,都标出来又觉得有点儿滥竽充数,惆怅= =

三十四

孙哲平摆出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架势,说来说去就一条:帮忙找下喻文州。

老先生光棍的很:你不帮忙我自己找也一样,大不了费劲些。想打听劳资这里出啥事儿了?没戏!

叶修叼着烟上上下下的打量他,半晌忽然一乐:“行吧,那我先去看看张佳乐。”问孙哲平问不出来他不信问张二花也问不出来。

抬脚就要往门里走,结果刚一迈步就被孙哲平扯着后领子薅住了:“你回来!”

“嗯?”叶修挑眉看他,那意思表达的很明白:你是自己老实交代还是等我去问另一个当事人?

孙哲平沉默。

瞪着叶修运了半天气,最后没招了只好趴叶修耳朵边上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虽然挺憋屈,但是细琢磨一下跟叶修透个气也好,毕竟用得着他的地方很多。

他这边话音刚落叶修照着肚子就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下。

别看叶修挺废,再废那也是个成年男人。这么着实挨了一拳头孙哲平当时汗就下来了,抱着肚子缓了半天才慢慢的重新站直了身体。

叶修拿夹着烟的手点了点他,扔下一句“等着吧”,扭脸回去了。

孙哲平松了一口,揉了揉肚子,也回家了。

家里那位还等着他去安抚呢。

叶修回去打电话。

他没手机,但是屋子里其他人都有。往常叶修打电话都用家里的座机——实际上他平时打电话的时候也少,有事儿就网上说了。这家伙标准宅男属性,生活各方面都相当依赖网络。

叶修目光在屋里的人脸上扫视了一圈,伸手管韩文清把电话要了过来。

叶秋斜眼看他。

叶弟弟很不高兴:家里就有电话,就算懒得走那两步我也不是没手机,你越过我去朝外人伸手是想干嘛?

其实他还真想多了,他哥只是因为韩文清手机上存着喻文州电话而已。当然了周泽楷和张新杰肯定也有,但是毕竟跟韩文清更熟不是。

要过手机来直接拨号。不知道因为什么,叶修跟蓝雨的人关系都挺不错的。跟黄少天喻文州更是走得相当近。照理说他们这些职业选手之间同一届的会比较容易亲近。叶修却是交游广阔,与人相交从不讲究这些。虽然偶尔逗贫的时候会拿出前辈的身份来说嘴,同人相处却从没端过架子。

别看脸T属性,真要说起来叶修在职业圈里人缘相当不错。也是因为熟,叶修拉壮丁的时候从来没啥心理障碍。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那头接了起来,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您好,现在机主不方便说话,有什么事您可以直接说或者发短信。”

“啊?!”叶修有点儿云里雾里,问:“这电话是喻文州的吧?”

电话那头:“是的。”

叶修:“那您是?”

对方:“我是他主治大夫。”

叶修:“……”真是一个集体犯病的夏休期= =

又说了一句“他用短信跟您说”,那头把电话挂了。

不多会儿喻文州的短信过来了:嗓子出了点问题,现在说不出话来。找我有事?

叶修:……

问他:你在哪儿呢?

刚才那大夫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实在不像G市医院。

喻文州:在B市看病呢。突然失声了,郁闷呐~^_^

您老那颜表情真看不出郁闷来。

喻文州这人吧,性子也真不大好归类。要照一般人,突然失声了不定得急成什么样呢,人家却照样不着急不着慌,该干嘛干嘛,就算是跑来B市寻医看诊,也依旧淡定非常。认识多年,还真没见喻文州着急上火的时候。可这样的人吧一般偏于温和沉静,简言之,慢性子居多。喻文州却又手腕心机样样不缺,做起事来绝对的雷厉风行,不能不说是奇葩一枚。

既然在B市到好说了,叶修直接把自己家的地址发了过去,让他看完病就直接过来,不用再花那份房费了。

喻文州痛快的应了声好。

等跟叶修交流完毕才反应过来:咦?!叶修怎么会用韩文清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

把手机还给韩文清,叶修也不无感慨:“怎么说不出话的不是黄少天呢……”苍天不公啊!

什么?!大家都一头雾水,不知道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是怎么回事。

叶修也懒得解释,言简意赅的交代一下:“喻文州来这边看病,过来住两天。”

众人:……

叶秋已经不是斜眼看他的问题了,直接拉着他往阳台一钻,质问:“叶修你到底想干嘛?”叶家家教森严,别看是双胞胎,也得该叫哥叫哥。叶秋平时顶多是不叫他,这么直呼其名却也少见,可见是真恼火了。

也是,他们家快被叶修折腾成大车店了*。

叶修想了半天,发现这一团乱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只能尽力安抚要炸毛的弟弟:“这不是特殊情况嘛。”搭住叶秋的肩,往阳台犄角一蹲,开始忽悠:“你听我说啊……”

他这么边怎么跟房主商量把住处改成集体宿舍先放一边,再说另一边的喻文州。

喻队长也着实挺倒霉,就头天晚上多喝了两碗汤,结果睡了一觉醒来,鼻血直流不说,话还说不出来了。

给喻妈妈急的哟,直嚷嚷早知道就不放那鹿鞭了。

喻文州满头黑线,这才真是亲妈呢!一壮阳补肾的东西,您儿子别说女盆友了连动用五姑娘的时候都少哪里用得着这个呀!

喻妈妈也挺委屈:“我就说你现在出名了,长得也不差,不定有多少小姑娘倒贴呢!男人有哪个不花心啊,你老不回家我也管不到你,也只能趁你回来着紧给你补一补了。不然年纪轻轻的亏空了可怎么好。”

喻文州说不出来话只能比划,直拿手指喻爸爸,那意思:您看我爸什么时候花心过,这都爱岗爱家始终如一的多少年了,您得相信咱家男人的品质啊。

奈何喻妈妈只理解了前半句,眼一瞪:“他到想呢,看我不打折他腿。”又说:“你既没媳妇又没有女朋友的,也没个人管着,我担心你还有错了?”

喻文州能说什么?

没辙没辙的只能自己跑医院,结果这一看直接给他支的帝都来了。 

 也幸好是说不出来话,不然说起病因——我妈怕我肾虚给补大发了这种理由实在是囧的很。

看得是中医,大夫看起来也就40来岁,却是这方面的专家,号了脉,又看了看嗓子舌头,开了一礼拜的药,给他打发回来了。

喻文州就这么着提了一兜子药过来了。

*大车店:设施简陋的旅馆。沿途客商落脚的地方,一般都是通铺,提供简单的饭食==

评论(34)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