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all叶】错乱(33)(伪ABO)

这章刷了点儿双叶,并且自己暗搓搓搞了点儿私设——关于双子小时候的。别揍~

总觉得我可以收集一大波儿蛇精病去建造异次元大门了_(:з」∠)_

三十三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叶秋都是把叶修当做一个研究课题来琢磨的。

照理说同胞兄弟,正儿八经的同卵双生,应该很有些心有灵犀心照不宣心心相映的意思才对,但是对于叶秋来说,除了叶修感冒他会跟着发烧叶修摔了腿他会跟着瘸好几天之外,从小到大,他从没跟他哥建立过联机共享,共享密码压根儿就没搞到过。

与很多双胞胎一样,叶家兄弟也有着完全不同的性情,虽然并不是完全相反到天差地别,却也很有些不同的地方。

小时候叶秋很活泼,是那种非常淘的孩子,上蹿下跳的几乎没有一刻消停。相比于弟弟的闹腾叶修则安静很多。沉稳、懂事——这是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对叶修的印象。可以这样说:叶修一度是同年龄段小孩最讨厌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这些同年龄段小孩中当然也包括叶秋。尤其是对叶秋来说这家伙还和他是一家的,还眼瞅着他装大尾巴狼却说了没人信,其憋屈程度简直能每天吐血三升!

幸好叶家父母还是比较了解自己儿子的,叶秋这才没在哥哥的阴影笼罩下走上什么扭曲之路。用叶妈妈的话说,原本该是俩人分的心眼儿都被大儿子一个人抢走了。

叶秋倒不是傻,就是相较于叶修的蔫儿坏显得纯良了点儿。所以一直在哥哥手里吃亏吃亏吃亏,到了后来,要是哪天没被小坑一下,叶秋都会觉得不正常。

再后来长大了接触的东西多了,叶弟弟囧囧的发现了一个能充分代表自己当时行为的词汇:抖M。

但是无论被坑了多少次,都没有15岁那年被坑的狠。那会儿叶秋正值叛逆期,觉得军阀作风的老爹笑里藏刀的老妈以及一肚子坏水的哥哥这种家庭组合太让人累不爱了,非离家出走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愤懑。

在叶秋的意识中,所谓的离家出走不过是打包好行李带上足够多的银子选地方进行一次长途旅游而已。他甚至装了滴眼液太阳镜常玩儿的组合模型以及一大包零食。

谁知到了正式采取行动的那一天,却发现他精心准备的行李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他哥。

在这之前叶秋愣是完全没发现一丁点儿丫要逃家的征兆。

万万没想到啊~叶秋弟弟简直追悔莫及。叶爸爸在发现大儿子是拿着小儿子打包的行李跑的之后狠抽了他一顿,叶秋当时满脑子都是一句古训: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

也是从那一刻起,琢磨他哥的思考回路以及行为模式就变成了叶秋必刷的一个日常副本,至今10余载,虽然掉落的装备有限,经验值倒的确刷了不少。

现在不敢说对其知之甚深,但至少看叶修一个眼神就能知道他是无聊还是想吐槽还是又在生什么主意。

属于双生子之间的默契,反倒是在叶修离家之后有了更好的体现。换句话说,局域网变成远程之后反而共享顺畅了。

最近这段时间又是张佳乐又是周泽楷的,事情一出儿接着一出儿,叶修被搞得焦头烂额堪称忍气吞声吃亏无数,眼见着苦逼指数逐日增长,叶秋一直在想他是不是在蓄大招呢,大招什么时候会放又会着落在谁身上。

所以如今面对着这般诡异的状况叶秋的第一反应就是“叶修做了什么?”而不是“韩文清对叶修做了什么。”

当然了再怎么猜叶秋也猜不到叶修闲的没事去看叶韩同人文这种作死的事儿。

“多大点儿事啊~你不也看了我的~”叶修觉得韩文清实在是太玻璃心了。天天泡在网上,谁没看过几篇同人啊!

叶秋:!!!!!!!!!!!!

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对叶修你对这家伙干了什么?!

很显然,弟弟想得有点儿歪╮(╯_╰)╭

“你闭嘴!”韩文清额角青筋直跳。他从没不知道文字的冲击力能这么强。现在满脑子依然是文字转化成的画面,想掐死叶修的念头一茬儿接一茬儿的往外冒。

在这一刻,韩队长充分体会到了“雷”之一字原来并不是夸张修辞而是精准描述。

咬了咬牙,用无比坚韧的意志力按下去再揍叶修一顿的念头,站起身:“我去买早点。”

叶修举手:“我跟你一起去呗。”

“滚!”掷地有声的砸下一个字,韩文清挟着满身黑气摔门走了。

叶秋抱肩膀在一边儿看着,想:这货要不是在调戏人我就把一盒纸巾都吃了。

实际上,这一夜发生了很多事。叶修去看18禁同人从而导致被恼羞成怒的老对手揍一顿这种事相比较而言完全微不足道。

——叶大大坚持认为韩文清反应那么激烈是恼羞成怒。

先是到了吃早饭的时候众人发现少了王杰希。问他同屋的周泽楷,枪王大大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最后才说夜里走了,在接了个电话之后。

而他话一出口所有人的关注点都不在王杰希跑哪儿去这个问题上了。

怎么睡了一觉忽然就返回旧版成功了?是2.0版系统不稳定还是王杰希对他做了神马?

原来魔术师还可以兼职跳大神儿驱邪的?

叶修满心期待,看他的眼神简直要变成星星眼了:“你想起什么来了没?”

赶紧恢复正常赶紧领走,此物品太贵重他完全承担不起寄存风险好么。

周泽楷看看他,摇摇头。

叶修萎了。

原来只是初步修复,系统备份还是没上传= =

不过……

“怎么了你?”不是行为变正常了么?这依然脉脉含情的眼神儿是几个意思?

小周红脸:“没……”沉默半晌,又说:“我……”

叶修一口气憋住,在胸腔里不上不下的那个难受劲儿就别提了,简直想掐着他脖子使劲摇,看看能不能把话摇顺当点儿。青着脸问他:“小周啊,你是嗓子里卡东西了?”

周泽楷摇头,“我……没……”

卧槽!叶修想摔烟灰缸。

他还是太乐观了,这根本不是返回旧版好嘛!矫枉过正了好嘛!程序卸多了吧怎么就直接从泡妞技能满点跳到语障了?!

原来就很不爱说话了现在直接往外蹦字,他家省略号批发不要钱是吧!

这种治疗效果联盟妥妥儿会疯的节奏啊!

实际上叶修也快疯了。

而且像商量好了一样,不止他这里出了问题,原本经常一早就会跑过来张佳乐同志似乎也出了问题。

不但早晨没出现,甚至中午该吃午饭了都没露面。

叶修下去叫他俩吃饭,出来应门的是孙哲平,见到叶修很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拉过他劈头就问:“你能不能想办法把喻文州给找来?”

“啊?!”叶修懵了,这什么情况。

孙哲平挠挠头,脸上难得的现出了几分尴尬踌躇的表情,说:“张佳乐非说要他流产,要找喻文州来看病。”

叶修:“………………………………………………”

等下,这位同志你是不是漏说了什么?又把原因跳过直接到结果了吧!

好端端的怎么就忽然吵吵要流产了?!当他那么好忽悠呢?


评论(75)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