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白

没节操星人~常年求RP
全职粉,SD粉,SB粉,欧美圈站EC。
没标明的CP基本乱炖。
偶尔抽风,时常犯病,专业OOC
野生蛇精病一只!
想围观每日一二可走微博:http://weibo.com/1774069753/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双花/all叶】错乱(31)(伪ABO)

三十一

孙大大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行事节奏有啥不对,继续说:“总之就这样,我已经跟家里说清楚了,跟你说一声。”

总之什么啊你就总之!这话有前言么就直接跳到结尾了!

还有,你跟我说一声干嘛这种报告丈母娘的口气是闹哪样……

叶修深深地觉得,但凡跟张佳乐在一起待时间长的人,思维逻辑都有些脱离地球生物范畴。

他捂着额头缓了缓,开始顺着孙哲平的话往前捯:“你跟你家里说你喜欢男人……张佳乐?”

孙哲平回他一个“你不是说废话么”的眼神,“不是他还是你啊!”

“我真谢谢你!”幸亏不是。“不过你怎么突然就喜欢他了?”上午可还相亲去了呢。

“也不是突然。”孙哲平转身在楼梯上坐了下来,示意叶修再来根烟:“今天相亲的时候被内女的说是gay,后来吧我仔细想了想,发现我好像真没喜欢过哪个女的。再一想,以后真要找个女的结婚也挺没意思的,还不如跟张佳乐一块儿过呢。”

叶修:“……”这位大哥你是不是证明题用错公式了?!

这段儿因果之间有必然联系么?哦,没有喜欢的女的就不如找张佳乐了?做比较的双方属于同类选项嘛?

孙哲平接着说:“反正现在他也这样,我索性就跟家里说开了。别管他这病治不治得好,以后就一起过日子呗!”

叶修想冲他竖俩大拇指。诚心实意的。别管人家说话多前言不搭后语,这干脆利落劲儿你不服不行,实打实的有担当。

“家里揍的?”叶修指指他脑门儿上的伤。

孙哲平抬手摸了摸,乐了。这伤说起来实在有几分乌龙:“我们家老太太气得够呛,随手拿桌上的抹布砸我,结果抹布里裹着个瓶起子。”孙家父母都是宠孩子的主儿,孙哲平长这么大就没挨过一指头。从老太太气狠了都是拿抹布丢人就能看出来了,揍儿子这种事儿真不属于熟练技能。谁知道抹布里暗藏凶器,直接见了血。老两口吓腿都软了,六神无主的直嚷嚷着要去医院,最后还是孙哲平自己找出云南白药裹了伤。

不过闹了这么一出儿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孙家老头老太太的再而衰三而竭,原本咬紧了牙反对的精神头儿远没原来足了。

孙哲平对自己爸妈也相当了解,“现在他们肯定不松口,我先这边待几天。等过阵子他们绷不住劲了叫我回去谈,这事基本上就落听了。”①

“你真想好了?”都跟爹妈摊开了讲了,再加上孙哲平的为人,他这么说到真不用怀疑真假,只是这发展忒跳跃了,少不了多问一句。

孙哲平鄙视他:“你这话问的真没劲。”

成,没劲是吧?!那说点有劲的!

叶修挠挠鼻子,问他:“你想过没,张佳乐现在一副孙家媳妇的架势那可是有病。等他病好了愿不愿意跟你搅一块两说呢,光你愿意跟他过有什么用。”

明显这个问题孙哲平还真没想过,被叶修一问愣了下,多少也有点郁闷,沉默了一会儿说:“反正先这么着,其他的到时候再说呗。”

……您老还真心宽。

实际上,叶修这么说纯粹是冒坏。张佳乐喜欢孙哲平这事儿吧,除了孙哲平自己不知道,跟他关系不错的都知道。倒不是张佳乐搞个暗恋还要小女生一样四处跟闺蜜倾诉心得,实在是表现的忒明显,周围一圈儿都是人精,想装不知道都困难。反倒是孙哲平一直没啥反应,叶修以前还琢磨过他是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今天这么一看,妥妥儿不是装的,这位是真·迟钝。

这激情四溢的青春哟~再挠挠鼻子,叶修这样想着。

啥?为什么老挠鼻子?大夏天的楼道里蚊子可是很多的╮(╯_╰)╭。

聆听完孙同志未来感情规划的叶大大鼻子上顶着个包回了家,十分麻利的把张佳乐打包送了出去——孙哲平直接下楼了。

二花同志扒着门口一脸的不放心:“你们怎么住啊?”

要说叶修这几天的折磨也没有白受,至少现在抗性增长了不少,闻言淡定的表示:“反正不会NP,该走走吧你。”

不等张佳乐再说话,咣唧把门关上了。

刚转身,外面咣咣砸门。

叶修没辙没辙的,只好揉着太阳穴再把门打开,“嘛?”

张佳乐也挺不高兴,气哼哼拿瓶药给他塞手里,“抑制剂,想着吃!”走了。

叶修看着手里的甘草片:“……”

******

“老大老大,非死泰姆!”包子在屏幕上眉飞色舞的显摆自己入手的新装备,“可以看脸说话哈哈!”

要说包子对他家老大的忠心那真是日月可鉴,隔三差五的就要请示汇报一番。且联系方式十分多样化,电话QQ微博留言游戏频道,逮着什么是什么,全看心情。这回换了手机又玩上视频通话了。

叶修倒是挺喜欢跟包子说话的,包子脱线归脱线,也是难得的有趣。

抱着个平板窝的沙发上,叶修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听包子天上一句地上一句的闲扯。

“老大,你家人挺多的啊!我怎么好像看见轮回那个使枪的了?”堂堂的联盟第一人,在包子这里也不过是“轮回使枪的”而已。

“哦,有点事,在我这儿住两天。”说话间觉得耳边有人呼气,侧头一看周泽楷趴在沙发背上,以一个几乎与他脸贴脸的姿势也在端详屏幕里的包子。

“啊!有敌人!”屏幕一晃,估计是包子跳了下,“那我也去吧!老大我去保护你!”

“哎,不用不用!”叶修抹汗,好说歹说才把包子劝住,关了视频扭脸看向趴在那儿一脸若有所思的周帅哥,“怎么?”这是要干嘛?

周泽楷拧眉思索,表情特深沉:“这人我好像见过……”

诶?!

这什么情况?!

怎么又觉得包子眼熟了?俩人总共也没见过几面吧?


①:落听(lao四声ting四声),就打麻将的那个术语,砸实,坐实,差不多搞定的意思。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方言= =。


评论(52)

热度(228)